今年妹妹中考,没考上重点中学,在这个刚刚开始热起来的夏天,我突然很想爷爷奶奶。我知道这是个莫名的联系。算一算,竟刚好是七年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了。七年前的七月,是大学三年级的暑假,我拿着崭新的护照刚刚开始对未来有些打算。你们没有约定,却结伴离开,这真是我所见的诠释不离不弃的至高境界。那年的梅雨天好像结束得特别早。我穿着白颜色的衬衫和黑颜色的裤子。在接近40度的天气里,在火焰面前很少的泪混在大量的汗里。我很少说话,我只是一直看着走在最前面的父亲。他也很少说话,但我知道他有很多话想说。
结束了以后我还有最后一门考试需要赶回学校。叔叔把我送到了淞虹路,我从那时候地铁2号线的这一头坐到了那一头。那时候的2号线空荡荡,冷气却一如既往地充足。冷气吹走了汗,于是成为主角的泪水毫无意识地挂满了脸。
虽然经常流泪,但存在记忆里的哭泣其实很少。这是一次。
本来就不打算去暑期学校了,后来混沌着还是去了。虽然第一次什么也不懂,还在麻木中没有走出来。现在七年过去了,回头看看正是那个时候踏上的那片土地,决定了我今后所有的人生。这样想来,应该也是你们冥冥之中给我的。
七年其实不长。可这中间却经历了你们的离开,从复旦毕业,我整个的留学时代,以及一场纠葛。

这个夏天有点不太真实,有一半时间过的是冬天。南半球的七月过圣诞。坐在阳光直射下来的草地上,心里平静得好像时间都停滞。想起去年夏天的那一个生命,冥冥之中又给了我什么。炎炎夏日里,我是要感激当时有支撑,还是该后悔。一切遗留下来的心灵上的绝望与身体上的疼痛,成为了抑郁的根源。现在的每一天都有一个小人在脑海里对自己说话,提醒自己它从你身体里的脱离。
我也不相信逝去的生命会永恒之类的话。阪神,311,或是尼泊尔,除了每年的这一天点起的蜡烛,他们的名字都在角落里静躺。写完4点48分精神崩溃的戏剧家萨拉·凯恩,除了观众和演员,又有谁会陪伴永远28岁的她。
如果一个人每天95%的话是废话,那么他是一个幸福的人。我把饭否放在了手机首页,把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取消了提醒,这让饭否成了我95%的说话对象。我知道这样只会让我继续抑郁下去。可是你看连抑郁了这么久的朴树要出新专辑,叫做好好地。好好地,因为这世上还有善良的人,不会舍得让生命逝去。哪怕还未来到这世上,善良的人不会让他逝去。在爷爷火化那一天,我清晰地记得父亲回答往来的人群的询问,你妈呢。父亲低下头,说恐怕过几天你们要再来一次。我内心有无限大的冲击,想要阻止时间往前进。再回到一年前的那一天,你天真地以为这往后的日子都有这样一个人来负责,生老病死,不离不弃。他看上去认真的表情和听上去诚恳的言语,你好像就觉得这短暂的疼痛便算不了什么,甚至笑着承担下接下来所有的一切。对一个人的信任和爱超过了对善良的理解。这是这辈子最愚笨的一刻。
突然醍醐灌顶。

  1. 一百次相爱只要有一次的绚烂
    下一次 会更勇敢 :)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