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ctice Love

我大概是一个特别能感受阳光温度的人。或者说,是特别需要。
太阳在迎面而来的炙热,与树影下的阴沉,好像都特别敏感,特别重要。不知道是无法再看到年轻时自己的勇敢,还是累积了太多沉重的时刻,像皱纹一样,一道一道刻在眼角。这样我宁愿抬起头的时候,眯起眼睛,也要迎面阳光。皮肤在阳光下闪耀,40多度的天气里,车内空气仿佛将整个脸都要蒸发了。
在这样的上海的夏天,我总是逃离到南半球。而就算到了南半球,我也是排斥阴雨绵绵一天四季的墨尔本的。而布里斯班的城市太小,大概只有悉尼,可以让我放得下心的。悉尼的阳光特别特别直接,去年七月到悉尼时,从海德公园到植物园,沿着海岸线跑步,却根本无法直视反射起来的闪闪发亮的水面。而这一次我经过拖着凉鞋的新加坡到达这里,却依然感受到比夏天的赤道国更热烈的阳光。
所以真好,我只想躺在热辣辣的阳光下面,在太阳背过去以后,用围巾把自己裹起来。
有一首歌是一定要在阳光下的101循环播放的,特别是有小叶的时候。我却也一点不担心你那起伏不定的加速度。那时候若能不架起太阳眼镜。记忆它真嚣张。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