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无明

方便面是失眠的好朋友。而通常失眠的时候我并不感觉到饿。
在新加坡的这些天,除了每天拼命工作以外,就是拼命跑和拼命笑了。有几次拼命想写,但是写不出来了。这种感觉应该挺久了吧。直到后来加班时间越来越长,不得不连跑的时间都没有了。可是就这样看着自己越来越短的睡眠报告,想做的事情反而越来越多。终于在听法国帅哥讲着纯正法国腔英语的时候,我真的快要睡着了。最后他拿出一件红色的印着Singapore字样的国庆T恤,那一刻太可爱了,我们都知道他要辞职了。还好,我们记得合影。
国庆节的烟花你看到了吗。一路走到Merlion Park之后失去了手机讯号。好像在告诉我,这一刻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你不需要再去和伙伴们会合。身边来了一群日本姑娘,对她们来说,这就是每年夏天最期待的花火大会啊。穿着浴衣,拎着小布袋,踩着凉拖屐。在花火升起的那一刻,不需要狂欢,不需要拥抱。让它们尽情绽放就好。
烟花散尽之后,栏杆旁的三脚架们逐渐撤去。我站在那里吹了一会海风,直到周围的银行们重新亮起自己的logo,恢复到原本的样子。是啊,一切都要回到原来的样子。可是是谁规定原来的样子是什么样的。那天我们都免不了想要一个人的时间,直到第二天的我们突然变成了一个兴奋的工作狂,一直到晚上10点都坚持要写完。好像终于找到了我们熟悉的工作和意义。

可是,我们终究离得太远了啊。
我无法想象你那个时候的生活,你也无法想象我这个时候的心情。在这之间,有距离,有时间,好像平行时空,又好像不平行。只是,你过去的每一天都不会再与我相遇,而我在与你相遇的这每一天,都不会再回来。
当我收拾好行李,慢慢走出大厅。我站在酒店门口站了很久,门童问我需要taxi吗,问了很多遍。做过的人格测试里有一个问题是,你是否经常有陷入沉思。我是坚定地选择不的那一种。而那个时刻,我没有顾得上回答。
回来休息了一整天,又补了一个三十岁女人主题的剧。现在年轻人写作,就只是需要好,开心,一生悬命,这样的简单的直指人心的字眼。那些需要绞尽脑汁的词汇,都过去了。
下一次,我们去Manhattan吧。最好也能挑一个不那么拥挤的夜晚。不过拿了Asia top1之后应该没有安静的时候了吧。与纽约并没有太深的羁绊,只不过,你知道的,这座城市,就是容易把所有你会产生情感的地方连接起来。你们问我撇去所有的现实因素,最希望去哪里。这个答案对我来说其实都不会有犹豫。我们看似被很多东西束缚住了。你看到的那张相片,或是似是而非想要寻求到的答案,都在微笑着的眉间明白了。
下一次,住到沿河吧。沿河奔跑应该也是不错的体验吧。每座有灵性的城市都会有这样一条河的。只有奔跑过才能感受的那一种。河边升起的烟花,总是比平地上的更好看的。
下一次,还有机会遇上一次不会下雨的环球影城吗。首先要有不加班的假日才行吧,还会有吗。这么多年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的你,还这么有活力。你告诉我,fire fighting is always better than fishing。我知道这就是你想做的,让你最有成就感的事。好像用尽力气去战斗,直到回来了以后都还想要和你站在一起战斗。不知道在三十岁来临之前,还想要拼命抓住什么。是的,就算拼命再追赶,也已经来不及。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