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30年

平成最后一年。

这是第一次大家提前知晓这会是平成时代的最后一年。明仁天皇提前退位,从天皇提出议案到最后决定退位日期,循环了有两年之余的新闻。明仁天皇一直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天皇,提出提前退位这一举动也更让喜欢加了分。
在四电做项目的时候,会开玩笑说自己好歹也是昭和出生。每个年代都好像有独特的封印,昭和就像是一张老照片,像是ins里Valencia的滤镜。平成则是绚烂的,却不是那样另类的。平成像是一个阳光少年,长成了一个时代的中流砥柱。写到这里我一定是眼前冒出了那个平成少年的样子了。而平成也要过去了,于是一切都成了平成最后一次。平成的最后一个夏天,平成最后的花火大会。
今天猝不及防又收到四电的CP写来的表扬信。看到那时偷偷来问我加脸书的高山小姐要去英国了,和我们当时讲的那样。想起去年刚去高松的那会儿,有一天中午吃饭他们带我去武内食堂吃かしわバター丼。说起来也是当地的名物了。肉量饭量都很惊人,加上还有浓浓的黄油香喷喷的,还可以自助添咖喱下多少碗饭都没有问题。和普通的日本餐厅不同,店里操作非常简单粗暴,冰水咖喱配料都自己来,店主大叔从接客点单炒菜盖饭到收钱一气呵成。我观望了一下四方,店里的顾客大多是头颈披着毛巾的体力劳动者,也有一些西装衬衫的萨拉里满,而女生,很可惜只有我。这样一碗700円的盖饭能量十足童叟无欺,对体力劳动者来说完全能抵上大半天的劳动量。我本着不浪费粮食以及尊重店主的原则,努力吃完了一碗,关键是确实很好吃。但是不体力劳动的我还是觉得太撑了。
等到第二个rolling week来临,他们显然已经习惯了问我想吃什么我都会说何でもいい的招数,于是转而问我有哪个餐厅是不那么想吃的。我想了想说武内食堂吧,不是因为不好吃,其实真的很好吃,只是实在不想站一下午都消化不了。于是一直到我三个月以后离开这个项目都没有再去过一次武内食堂,甚至都没有人提起。而我知道,这本来是他们每周必去一次的餐厅,就像每周五会去天下一品一样。想想这些可爱的人啊,这样灿烂的记忆是会一辈子的。

在未来要迫不及待到来的时候,我们也许赶不上去理解创造101想要表达的含义,为了偶像的力量当然会把明日之子放进youtube的playlist里。面对一些暂时无法理解的价值观,我愿意用尝试的心态去面对,然后逐渐地有一种老母看儿女的视角,在杨幂举起酷仔手的时候和偶像一起偷偷抹眼泪。其实我却更希望自己能有一些更特别的能让自己兴奋起来的时刻,比如在听到那首他他他的时候。默默低调的小孩值得被关注,但是也担心中国庞大的网民群会施加太多的压力。
近日翻看一些十多年前的专栏,时代之间的鸿沟还是清晰可见。即便如此,也还是会有拍手叫好的段落。环境是可以缓慢改变亦可以慢慢侵蚀一个人。越让自己觉得舒服的环境越能遇见合拍的人,反之亦然。所以,我宁愿相信不只是因为我在30岁的这一年太幸运,遇到了太多的贵人,在我的人生道路上筑起了一条条跑道。我想学习你们会耐心教我,我想奔跑就可以奋力奔跑,我想休息你们也会陪我喝一杯茶。我相信是在这些可爱的地方,这些人是会与你更加契合的。即使性格相差太大的人也变得可爱起来了。
虽然慢一些,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交出自己答卷的时候,就想偶像说的那样,极致与真诚,无论在做人还是做事上。但在这个时代有时候是很难的,看过太多自信心爆棚的这一代人,大多来自于中国式妈宝,并且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愈发严重了,却也似乎很适合国内的环境。而真的专注于极致与真诚却在这个环境里无法生存。儒学文化留下来的谦逊,在这样的环境里,就像一个没有硬壳的软体动物,随时会被碾压而无法动弹亦无法发声。而那些自以为了解全世界,守住自己的舒适圈,或是用朋友的话说,用鼻孔看人,却更能笑得畅快。谦恭、极致而独立的品质反而在邻国的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尽管有时候他们过于谦也有可能会导致卑,父母在教育小孩的时候确实应该在鼓励自信与谦虚之间做好平衡。
问题也许需要追溯到上一代的父母,让这些已经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却还是没有长大的宝们无法看清自己,也无法决定自己的人生,慢慢的,过了那些等待他们成熟的年岁,也逐渐丧失了决定自己人生的能力。在我的理想中,父母在幼时是严师是榜样,待成人后亦是好友,是共同探索世界的伙伴。尽管时代不同,但每个时代都有自己值得骄傲的事。

平成最后一个夏天终将过去。湾区的夏日只是日落更晚一些,本来以为可以多享受一些白天,事实上却无比期待凉爽的晚风。东京的夏日呢,会让人觉得来不及。我常常觉得她的时间带划为东十区会更加合适。而自从某一年上海的夏日连续一个月的40度起,就开始每年都逃离了。最舒适的夏日,应该是在悉尼吧,其实是个阳光和煦的冬。也许是因为太多次在六月到八月的时间去墨尔本,一天四季并且每天都来一场雨的墨尔本的冬让我对悉尼的冬更偏爱一些。
唯一不舍的大概是我必须要拒绝你们一次次的邀请,我知道直到最后你们依然希望我去。而除了四电,实际上我真的没有以这样的身份去过半藏门。这大概会是这一年,或许应该是在s记这个组织的世界各地流转了六年里最大的遗憾了。
感谢在平成的最后一年遇到的你们,期待我们在世界各地再相遇。

  1. 平成有期,而平成少年无期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