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治海外每日书 Day 02

2020.03.17 (火)。

刚刚从短故事的页面过来,虽然还没有正式开始写故事,已经感觉自己有点分裂了。特别是戴上了降噪耳机打开Apple Music里Aimyon的歌单,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回到了那年冬天,那个海港小城的日夜里。

回到现实生活里。Doordash开始了no-contact delivery,我从一早就开始下了几单尝试。发现不同的dasher有不一样的偏好,非常有趣。有个dasher发了一张食物安静在门口的图片给我,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感觉。还有的dasher就悄无声息默默无闻,若不是我点开app想看看他在哪了,都不知道他已经送到了。
实验了几单之后我觉得这些dasher一定以为我们是确诊或是疑似病例,好像透过手机屏幕都能感受到他们的惊慌和不打扰。对比前几日一个dasher戴着N95口罩,看到队友立刻摘下口罩想要表达尊重和热情,吓得队友退后三尺。

我今天早上问候了在纽约的学妹,她上周五因为高烧发到39度并且全身酸痛去看了urgent care,测了流感和链球菌都是阴性。她要求测covid-19,医生没有同意。说必须要发烧达到40度并且肺部要有杂音,还要有基础疾病才允许检测。不过就算现在检测出来确诊,也还是一样回家待着。开了几例泰诺就让她回家了。
“要是烧到40度肺部还有杂音,我就得送ER了吧。”学妹自嘲着。
今天早上她说好多了,挺过去了,我放下心来。队友拍手称赞她很棒,我说她可是跑马选手,身体自然不会差。队友说你们这些跑马拉松的,可曾为那些身体弱小的人们着想过。自己多半没事,可是说不准会带出一串活性特别厉害的病毒传给别人,这叫什么样的人产什么样的病毒。(注:此处没有科学根据。纯属队友个人妄想。)
周末我问学妹情况时她还说嗓子特别疼,躺平一整天根本起不来。我说如果情况没有好转,就回上海找张医生吧。那时候还没有发生Biogen那位华人回北京的新闻,我们都内心笃定地认为张医生就是我们最强的后盾。
发生那件事之后,我想我们都彻底打消了回国的念头。我想我胆怯。不论是好意、无意还是恶意,我都想象不出会有怎样的骂名降落在自己的身上。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