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治海外每日书 Day 03

2020.03.18 (水)。

早上一睁眼就看到某国大统领又在twitter上像疯狗一样地咬人。好想恳求外交部那些达官显贵们放我们一条生路。如果不是你挑衅,他可能还没有那么放肆地去咬你。本来就是无耻之徒,现在借机发疯,正中下怀。

一周前是3·11东日本大地震九周年的日子。只有这一点上我不妥协。这个日子来的时候,你必须怀着敬畏。

那应该是我亲身经历过最大的一场灾难。我偶尔会翻到当年的记录,很多细节已经很模糊了。但是看到海啸的画面,还是会有巨大的压抑感。比起当时,现在已经幸运很多了。
那个晚上我睡在研究室里,用两张椅子拼成了床,用大衣当作被子。晚上大大小小的余震不断。每一次被震醒的我总是眼睁睁看着天花板,和着心跳声数着一秒一秒地过去。你永远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是最致命的那一次。如果海啸来了,我的宿舍在离东京湾不远,我书架上的那些讲义,还有前男友的礼物,是不是会被淹没。睡眠中的心率是降到最低的,而每一次醒来,会迅速心跳加速到最快。深夜里研究室只有你的呼吸声,带着慌张的呼吸声。

所以这几天我特别能理解留学生是最辛苦的那个群体。他们没有什么收入,在外也没有什么亲人。他们的每一分钟都很珍贵。他们对人生都还没有什么经验,就要承担这些额外的慌张。
上上周公司发出邮件建议湾区和西雅图地区员工在家办公时,微信上一个年轻人群兴奋不已。“有种上学时候放台风假的感觉”,一个厦门来的女生说。“还有地震假。“ 一个四川来的男生说。
我也是那个被放过地震假的留学生。那一年是我的本命年,都说本命年不是大起便是大落。我也逐渐开始为自己做决定,只是还不够勇敢。东京、香港和上海,我在这三个城市里都放弃了一种选择。事到如今,我再也没有机会知道如果当时选择了另一条路,就会发生些什么的答案。我会在东京的那家现在看来已经过气的互联网公司做我喜欢的事情吗?我会在香港读完博士成为研究员然后继续留在大学里吗?我会在上海跟着学长成为vlog博主吗?我不知道。

我并不喜欢做假设。我非常不愿意听到别人说,“早知道…就…” 这样的假设语句。特别是,当这个决定是当时我和他/她一起做的。这就像把所有的责任都甩给了另一个人。
因为我并不后悔呀。

晚上同事消息我问,We are meeting for beer tomorrow. Would you like to join?
我正想开玩笑说我要举报。他加了一句 —— virtually online :) 我一看大笑然后回复,I’m in。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