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Shmily

平成30年

平成最后一年。

这是第一次大家提前知晓这会是平成时代的最后一年。明仁天皇提前退位,从天皇提出议案到最后决定退位日期,循环了有两年之余的新闻。明仁天皇一直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天皇,提出提前退位这一举动也更让喜欢加了分。
在四电做项目的时候[……]

More

Those Were the Days

好像是一个从未预见过的30岁。

新年第二天趁着时差还在,一大早去公司,其实也没有什么要紧事。做报销做了一天,召唤一个刚生了儿子的老鲜肉来吃巧克力。谈笑着当年打翻了一杯星巴克的热巧,从此错过了缘分。早退和闺蜜吃饭,她说2018犯太岁,大[……]

More

一念无明

方便面是失眠的好朋友。而通常失眠的时候我并不感觉到饿。
在新加坡的这些天,除了每天拼命工作以外,就是拼命跑和拼命笑了。有几次拼命想写,但是写不出来了。这种感觉应该挺久了吧。直到后来加班时间越来越长,不得不连跑的时间都没有了。可是就这样看着[……]

More

当你听到歌声时并不代表她还在你身边

2017年的第一场雪就这样轰轰烈烈地来了。大雪纷飞里去个超市都能把刹车踩成滑滑梯。漫天飞雪里还是那个熟悉的配方。
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一口气补了传说中史上收视最低的月9,喝了三碗汤,几杯Rose Wine。假如无视差点把它毁成棒剧的癌症,经[……]

More

离心力

生活中的小事件,就像是候机休息室墙上的航班出发列表。时间,闸口,是否准点登机。起飞了的航班会自动隐去,还会不停地有新的航班出现。
真的很奇怪,你觉得你的现在特别真实。和最亲的知己在一起,整个城市仿佛都在火炉前抱团庆祝。你在他的床头看到六年[……]

More

Practice Love

我大概是一个特别能感受阳光温度的人。或者说,是特别需要。
太阳在迎面而来的炙热,与树影下的阴沉,好像都特别敏感,特别重要。不知道是无法再看到年轻时自己的勇敢,还是累积了太多沉重的时刻,像皱纹一样,一道一道刻在眼角。这样我宁愿抬起头的时候,[……]

More

今天就想细碎几件关于哭的故事。并不都是悲伤的故事。

以前同一个研究室里有一个我很喜欢的台湾女生,毕业以后就只有去年我去南山时我们在华山1914见过一次面。曾经对我说要不要嫁到台北来。她很台,台到有时候觉得我们会有隔阂。可是她又那么柔软[……]

More

未了

这一年的生日又到了另一个时区。从东九区到太平洋时区,每次都可以霸占很久这个世界给的任性。生活一页一页翻过,用力珍惜过一些,也会尽力去割舍一些。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兴趣去说服别人,一切平静得就像死去都不会有异样。但依然会认真地去过,人来人往[……]

More

今年妹妹中考,没考上重点中学,在这个刚刚开始热起来的夏天,我突然很想爷爷奶奶。我知道这是个莫名的联系。算一算,竟刚好是七年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了。七年前的七月,是大学三年级的暑假,我拿着崭新的护照刚刚开始对未来有些打算。你们没有约定,[……]

More

Page 1 of 10112345...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