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Shmily - Page 2

紧急联系人

最近填一些入境表,需要一栏填写紧急联系人。我就在想何时这一栏,会起到作用。
这些时日,是几乎完全冷静地,同时也是非常急切地,思考着如何从这个世界消失。我企图写下来提醒自己,却还是如此冷静,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唯一困扰我的只是,[……]

More

不开心的话,就要给上天交钱的。

从上次收到母校110周年校庆邀请,到今天这个日子,也已经很久了。她很会玩。我似乎已经远跟不上她的步伐。
自2011年那个时间点起,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一种心境,想要回到一座城市。这次不是东京,而是上海。想要回到那个雷雨倾盆,湿漉滴答的上[……]

More

冬至

前段时日打算整理放置很久的书架,刚下手没多久就不愿继续了。想扔的大部分堆在门口,又默默被母亲捡回去。她流着眼泪说,这些都舍不得。也罢。干脆就这样堆着吧。
只是记忆力越来越坏。每次出门总会忘记东西。这次我还没死心,昨天坐在书桌前面对一大堆发[……]

More

不觉

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时不是一个人。
这么多年了,尽管还像是个过客。但是,这么多年了。
作为一个慢热的人,习惯一座城市,习惯一个人,需要很多年。所以离开一座城市,离开一个人,也许也需要很多年。
偏爱这样一座城市,不是因为她的生活有多便利,[……]

More

时间该去哪儿呢

小时候因为惧怕晕车,以及不愿浪费时间在繁琐的交通工具上,因而一直拒绝跟随父母拜访亲友。这么多年以来,在亲戚们的眼里,我的出现一直很稀少而金贵。在亲近的人一个个离开以后,我开始难过。如今的我不再晕车,每天都有大量时间在各种交通工具上。在充满理[……]

More

好时光都该被宝贝

从关空到那霸的一路身体极度不适,和那次首都机场类似。一降落在酷似布里斯班机场的那霸空港,一股亚热带的潮湿空气扑面而来。熟悉的气味同样在春季的台北,厦门,或是初夏的上海。
那霸一点都不像个日本的城市,你问这是为什么。
潮湿的天气,马路两旁[……]

More

永远不要奢望眼前这个视你如生命的人会出现第二个

虽然我已经习惯用笑来代替一切,但站在瑟瑟寒风与pm2.5里的那一刻还是有那么一点期待。
北爱里,陈思诚因为意外播种成功而一踩油门加速进入爱情的坟墓里。尽管我很鄙视这种一见钟情的陈词滥调和速食主义,可是能够笑着说出,我怎么没早点遇见你,这么[……]

More

关于生

看了一遍历史记录,好像有了全新的认识。所以当今天在车上听到电台里高晓松说,记忆其实不太真实,最真实的是那些忘了的事。
说的实在太对了。
我们脑海中那些个放不下的,无法忘怀的过去,其实是被自己重新描绘过很多遍的。是不真实的。
不过那又怎[……]

More

关于挪威的森林里的拥抱

绿子把烟扔进水洼:“喂喂,别阴沉着脸,叫我看着难受。你放心,知道你另有心上人,我什么都不指望。不过抱一抱我总可以吧?这两个月我也真熬得够呛!”
我们在娱乐场后头撑伞抱在一起。身体紧紧贴住,嘴唇急切切地合拢。她的头发、她的牛仔布茄克的领口都[……]

More

Page 2 of 10112345...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