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Shmily - Page 3

明年今日

大概可以说,转来到2014年是未做好准备的。它在失去了逻辑的世界里到来。在发了烧的几日,分辨不清日夜中到来。
终究把垃圾评论清理掉以后,面对这里还是只有心如止水的时刻。这仿佛与飞行模式的状态是一样的。
失眠已愈来愈严重,原本一杯咖啡也戒[……]

More

死别的日子就在前头

人与人,距离与距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守恒的。我们先后来到这个世界上,必然也要先后着离开。相遇的那一刻是同时的,死别的那一刻却不是。
我看到你难过的样子,就想到了五年前的自己。在空无一人不开灯的办公室里,我静静地听你讲。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只[……]

More

没离开过

撕下最后一页信纸,好像看见它们在碎纸机里粉碎的样子。静悄悄地,不言不语。就好像是我自己。
原来好像并没有人能守护这些碎片。

那一晚我坐车到糖水道见你,你戴着口罩慢慢走过来,神情憔悴。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多话。你带我去吃越南菜[……]

More

孤军

想回去的念头强烈已经有一阵子了。不知道是因为想逃离一段生活,还是因为已经逃离出一段生活,然后重新再看见内心的一些愿望。在那些愿望里,有我喜欢的生活的模样。在那些愿望里,一个人或许多个人,生命都很灿烂。我想有一天,愿望与愿望会重叠在一起。失去[……]

More

碎片

很久不知道睡一觉是什么感觉了。心脏的负荷早已超越心灵的负荷。很久都不能说话了。对人是,在这里也是。大概需要过一段时间,把这些负荷清理掉才能重新说话。
张嘉佳今天的睡前故事里说,最大的勇气,是守护满地的碎片。
在已经碎了的心面前,从没期待[……]

More

最后的我们

还没有几天就要回去了,手上的指甲油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离开我的手指,仿佛在鄙视着我的拖延症。但是我的桃粉色已经涂完了,Hermes的尼罗河花园也用完了。一切终止得刚刚好,也有那么一点着急。
德国的天气终于开始变成正常,漫长而纠缠的不正常的5[……]

More

再见王子

看到棉花糖休团的消息很是惊讶,进而是悲伤。记得原本在今年白色情人节那天会有演出,那是出发的前一天。后来延迟了,延迟到现在竟然等到了休团的消息。
我拿出手机开始反复播放铃声。再见王子是永远的最爱。手机换了好几个,铃声却始终是你。
我曾经说[……]

More

五月二十

一走神就设错了频道把跟随我走南闯北的微波炉煮饭煲烧融化了。我定定地望着融化着耷拉下来的塑料,一阵阵难闻的塑料烧焦的气味扑面而来,心里无比的难过。难过的不是不能吃上这顿饭了,而是那些在14楼的记忆汹涌而来。也许我们可以再回去的,但是只是不再年[……]

More

親愛的路人

多年以后再偶遇一首林夕写的歌。是可以突然眼泪水汤汤滴的。
小时候说喜欢看林夕写给王菲的歌词,多数是被精致犀利的词句吸引,恰好适合王菲的气质。在那些词语里好像就能读懂心境,虽然有些肤浅,却是逐渐练就正中靶心的能力。现在看到林夕写出这样坦白的[……]

More

Page 3 of 10112345...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