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Shmily - Page 4

春天迟迟没有来

今年德国的冬天特别久。easter的这几天,我所带的仅有冬季衣物裹在身上也抵御不了寒冷。不过当雪真的下大了起来,反倒不再觉得冷了。在我的生活里,每当出现惧怕与痛苦的时候,我都告诉自己,这条路总是要走的。就像在札幌的滑雪场,做完了心理斗争就闭[……]

More

花期

脸书与instagram的timeline上开始布满了花的相片。
记忆里,10年的花期挺晚的。3月底跑去关西就为了看樱花,还只是咲き始め。11年3月,我从香港回到东京,在deadline前苦苦挣扎,然后遇上了311。第二天早晨从学校离开时[……]

More

你最近要戒掉的东西

试探出我在线。然后问我,appear offline是在躲着谁吗。我想我是在躲着谁呢。
前几天翻出悲惨世界十周年音乐剧的那盒CD。是高中时候的音乐老师在课上让我们听的。
而现在再听能浮现的都是她在相辉楼二楼木地板上安静地走来走去,让我们[……]

More

初九

已经过去有这么久了。虽然能够用许多理由来梗塞与不在意,却有每一处细节都能提醒我。几十个格子,却理不清也放不下。
一年三年七年。十几二十年。我只能不断地清空,定期清空。将这些只言片语重新在眼前经过一遍,然后丢进垃圾桶。我一边在对你讲,不要太[……]

More

原来你也在这里

有很多时候,想说的话想写的字都是一直以来居住在我们身体里。想不到时,便永远沉寂在那里,直到有一天你再发现它们。
没想到自己还存着中学时打印出来的许多纸。上面有一些当时在华师大某杂志上结识的人儿,一起写的文章,甚至是一些信件。那些人里,直到[……]

More

此时此刻

末日前把域名续了两年。工作、与朋友的邀约、旅行的计划,皆如是。生活好像从未因末日而有任何不同。
而我心里却一直默默地想,末日是多好。所有爱与恨,都可以在同一时刻结束。于是你可以放开所有戒备。想喊出的话,想去的地方,想结束或是开始的故事,都[……]

More

不是最艰难的时候

已经许久没有一整天都宅在家里的记录了。此记录表现在我很久没有用家里蹲专用隔离。以及这个麻烦的处女座很久没有爬上来花大于等于半天的心情去写博客了。
最近更是可以谱写一曲“早起工作33天”。冬天正在来,就算每天的起床时间还是一样,天却是越来越[……]

More

此生最美的风景

这一场演唱是会要忘词的。唱不出来的那几句,不是因为忘记了没在心上,而也许是那一刻在心上恰好飘过了一些空白的瞬间。
看到女同学嫁人了,嫁的不是那个在一起那么久的男同学。不知道该在脸上读出什么幸福的意味。若不是长久以来难得过了午夜才入睡,仿佛[……]

More

艷火

等到打开add new post这一页,会有许多涌进脑海却被我过滤掉的画面。仿佛这些都不足以表达丰富。
在梅赛德斯,在谢幕之后你依旧赖在台上继续唱着张悬的艳火,直到被舞台总监抱下舞台。在康熙上张悬唱无与伦比的美丽,你轻声和音,说这毕竟是属[……]

More

Page 4 of 101« First...23456...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