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Shmily - Page 5

You take a sad song just to turn it around。

【後來我寫了一首歌給爸爸,錄下了demo,這樣放給他聽。】

小時候,我們的城市像郊外,我們的腳步很輕快。
當時天空很藍,心很小,路很寬。
長大後,我們的存在像塵埃,我們的距離被拉開。
有時相處很難,想很多,話很短。

我要爬[……]

More

温柔的叹息

睡了整整一天之后,开始打开电脑写上周没写完的新西兰某客户的report。睡到头晕呕吐,不知是甲醛还是玉米的味道所致。
我经常质疑自己是长期缺乏睡眠还是一下子睡眠过度。失眠与缺眠。

久逢知己,已是466天。距上次还是去年311地震之后[……]

More

不该是沉默

订下了机票。明明像是回家。却仿佛比以往几年中任何一次旅程都要让我心情复杂。察觉就连货币单位也换了,仿佛也成了可笑的事。
在这样一个转变中,在无数个转变中,我依然要说服自己。
面对这些时间以来无数人的疑问,我把这一理由说得越来越纯熟,纯熟[……]

More

说再见不难

宜兰前几天又地震了。在脸书上看到台湾的朋友说台风季节又开始了。下了夸张的大雨,放了台风假。然后看到一段话,婉容,不介意我摘取过来吧。

「媽媽說,彰化沒下甚麼雨。
是啊,通常她是一片很安靜的平原,多數天災只輕輕掃過,小時候我曾經很羨慕[……]

More

幸好我们还能热泪盈眶

其实每天心里都有一只小人在提醒着我这一句话,已经此去月余了。已不能坐在原来的那一处港湾阳光下写博客。离开了那一个临海14楼的房间,左手是落地窗的那一个位置,我写不出来。在穿越城市的生活里,在很少踏进久违了好多年却甲醛尚且还未全部散去的房间里[……]

More

此去经年

处女座强迫症最近在整理收拾房间打包行李,什么破铜烂铁都喜欢留着的女女要做到该扔的扔是绝不容易的事。但其实最强迫想做完的是把笔记整理完。于是还剩下没几天,家里地板上依然摆着大小箱子,再大的房间也需要绕行走路。强迫症与拖延症晚期,病入膏肓不可救[……]

More

过冬

又是一个冬季,在每天极其短暂却非常非常温暖的明媚阳光中迅速地过去。一年很快地过去了,我改变了决定,又改变了决定了的决定。一切都显得那样突然而又那样自然。
依旧持续着一个月要飞一次的旅程。旅程本身于我来说已经不是那样刻意,当你遇见一些令人感[……]

More

孤独患者

从关西回来之后还没来得及回味我亲爱的奈良,就开始每天楼上睡觉楼下自习室的生活。大阪的那个小雨的潮湿夜晚,若是场景置换到上海一定不会被怀疑。每次到达奈良,都是在突然降温的天气里阳光温暖,心里是要泛滥起多少暖色艳阳的记忆。

直到11月[……]

More

rainbow way

每天回家的路上特别喜欢坐上ゆりかもめ之后静静等待这条独特的海鸥线从终点站出发。只要不是周末,车上总不会有太多人,况且深夜时间也基本上都是离开台场的人,与我方向相反。所以之前遇到过一个日本女孩子,问我住哪里之后惊讶道,诶?台场?那里是可以住人[……]

More

Page 5 of 101« First...34567...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