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偏爱。

不觉

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时不是一个人。
这么多年了,尽管还像是个过客。但是,这么多年了。
作为一个慢热的人,习惯一座城市,习惯一个人,需要很多年。所以离开一座城市,离开一个人,也许也需要很多年。
偏爱这样一座城市,不是因为她的生活有多便利,[……]

More

再见王子

看到棉花糖休团的消息很是惊讶,进而是悲伤。记得原本在今年白色情人节那天会有演出,那是出发的前一天。后来延迟了,延迟到现在竟然等到了休团的消息。
我拿出手机开始反复播放铃声。再见王子是永远的最爱。手机换了好几个,铃声却始终是你。
我曾经说[……]

More

原来你也在这里

有很多时候,想说的话想写的字都是一直以来居住在我们身体里。想不到时,便永远沉寂在那里,直到有一天你再发现它们。
没想到自己还存着中学时打印出来的许多纸。上面有一些当时在华师大某杂志上结识的人儿,一起写的文章,甚至是一些信件。那些人里,直到[……]

More

此生最美的风景

这一场演唱是会要忘词的。唱不出来的那几句,不是因为忘记了没在心上,而也许是那一刻在心上恰好飘过了一些空白的瞬间。
看到女同学嫁人了,嫁的不是那个在一起那么久的男同学。不知道该在脸上读出什么幸福的意味。若不是长久以来难得过了午夜才入睡,仿佛[……]

More

You take a sad song just to turn it around。

【後來我寫了一首歌給爸爸,錄下了demo,這樣放給他聽。】

小時候,我們的城市像郊外,我們的腳步很輕快。
當時天空很藍,心很小,路很寬。
長大後,我們的存在像塵埃,我們的距離被拉開。
有時相處很難,想很多,話很短。

我要爬[……]

More

人海中遇见你

有时候每一天的生活愿望很简单,就是能早点回家洗个澡然后吃水果看日剧。
20km的hiking和走一小时的鬼屋一样的。就像小时候跑800米。在到达极限的时候是极想放弃的,然而一旦过了这个极限,你便已经麻木,再走到磨破脚底天荒地老,转角处也许[……]

More

寂寞在唱歌

2011年7月2日。午后近5点。我在早大19号馆8楼最爱的图书室,倚着背后百叶窗遮住的阳光。
在这个节电的夏天。周围满是赶修论的噼里啪啦的打字声。
打开豆瓣FM的第一首歌。我失语了。

不要去翻看2005年6月10日。现在,[……]

More

一切都会过去

在这个突然放下一切的夜晚,我称之为突破了崩溃于是反而不崩溃了。什么都不想做了。之前一直紧张的两校的论文进度汇报,三个角度没有一个可以入手。却很奇怪的是自己感受到的那种距离感,如果长期下去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得分裂症。
在东大的时候我会清楚地听[……]

More

我不離開

各留港留美的同學們皆都學期結束了的這個5月,一生一次漫長的地震假後的失學兒童終於重返校園,開始新學期了。可喜可賀。
平行世界,或者說各自有各自的世界,假如不是用心牽掛,另外一個世界的人與事便與你完全沒了關係。沒人會記得地震兩個月後,除了在[……]

More

Page 1 of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