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絮语。

没离开过

撕下最后一页信纸,好像看见它们在碎纸机里粉碎的样子。静悄悄地,不言不语。就好像是我自己。
原来好像并没有人能守护这些碎片。

那一晚我坐车到糖水道见你,你戴着口罩慢慢走过来,神情憔悴。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多话。你带我去吃越南菜[……]

More

温柔的叹息

睡了整整一天之后,开始打开电脑写上周没写完的新西兰某客户的report。睡到头晕呕吐,不知是甲醛还是玉米的味道所致。
我经常质疑自己是长期缺乏睡眠还是一下子睡眠过度。失眠与缺眠。

久逢知己,已是466天。距上次还是去年311地震之后[……]

More

幸好我们还能热泪盈眶

其实每天心里都有一只小人在提醒着我这一句话,已经此去月余了。已不能坐在原来的那一处港湾阳光下写博客。离开了那一个临海14楼的房间,左手是落地窗的那一个位置,我写不出来。在穿越城市的生活里,在很少踏进久违了好多年却甲醛尚且还未全部散去的房间里[……]

More

过冬

又是一个冬季,在每天极其短暂却非常非常温暖的明媚阳光中迅速地过去。一年很快地过去了,我改变了决定,又改变了决定了的决定。一切都显得那样突然而又那样自然。
依旧持续着一个月要飞一次的旅程。旅程本身于我来说已经不是那样刻意,当你遇见一些令人感[……]

More

rainbow way

每天回家的路上特别喜欢坐上ゆりかもめ之后静静等待这条独特的海鸥线从终点站出发。只要不是周末,车上总不会有太多人,况且深夜时间也基本上都是离开台场的人,与我方向相反。所以之前遇到过一个日本女孩子,问我住哪里之后惊讶道,诶?台场?那里是可以住人[……]

More

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发现自己迫切想要回来维系的,是剩下的时光。
终于到了每十天换被单的日子。果汁却还没喝完。我买了一个冰箱的食物,可是新买的电磁炉锅子还在路上。昨天我不死心,把以前用的gas对应的锅子放在电磁炉上,不一会闻见阵阵焦味。
面对这样一个自己,说[……]

More

这只是一个影子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日程满到分秒,连离别与拥抱都是省略。作为一个极其苦手状态转变的处女座,我只好徒劳地等待明天的来临。
再一次感叹,是我的24岁生日无论是在上海东京或是静岡,和不同的人吃了再多个蛋糕,也还是找不回状态。我甚至在想,可不可以把[……]

More

懐かしい時間

每次和别人介绍自己名字含义的时候,总是要提起自己的生日和父母职业的缘故。和非中国大陆人民介绍的时候,还需要解释一番,或者干脆略去生日这一条。
昨日和lim-san聊起中学时爸爸是我的化学老师。他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伴随着反复「絶対嫌だ」的[……]

More

把每天當成是末日來相愛

2011年3月12日。東京。天氣晴。

清晨醒來,學妹打電話過來報平安,並且說一會離開時一起走。東京的天氣好得讓人覺得昨天發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場夢。而打開NHK之後看到已經過了4位數的人數一下子又跌入現實。
去學校正門還了鑰匙,駐足再好[……]

More

Page 1 of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