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抗拒你容颜

我今天又走了一遍国权路,一个人慢慢的。我爱这条路胜过任何一处美景。且仅限于邯郸路与四平路之间的这一段。
在16岁之后成年之前,她是我通向未来的路。在成年之后,她是我通向记忆的路。

是踏上这片土地时,是旧人变换了一个样子出现。是她增长年岁而常新,你却在变老。你有一份沉淀起来的感情,与任何人都无关。
于是以前所有的时光都回来了。我们习惯地坐进扇形教室,拿起校友名册开始八卦。教室翻新了,橱柜还在,当年体育课拉起帘子换衣服的厕所装修成了酒店般豪华,这没关系。没听到念念不忘好听的下课铃声,甚至记不清上午是上5节课的,这也没关系。但神奇的是总能从你们的眼睛里看到与当年一样的清澈。一样说话的习惯甚至是撩头发的动作,这才是我爱的你们啊。
这让我如何能抗拒。

尽管现实中总有残缺。不喜欢跟随别人,不喜欢掩盖喜好与厌恶。于是我喜欢你,你越来越美,你越来越才气与能干,但一如既往的温柔。安静踏实地追求着自己的路。我也喜欢你,从十年前在华师大认识你开始,是的我记得是丽娃河边。你比我会写东西,有安静的理想,让人着迷。厌恶的总是暗的,自私的,占为己有的,可这像是抱怨。我已戒了这个东西。
即便相隔,也能感受到点头笑容甚至是道别中的留恋。一个人若要将对人间的一簇簇留恋都熄灭,是多么难。

黄玉峰在庆典大会时说只剩复旦附中这块净土了。领导们脸青了。被好多人校内分享了。
但在我的理解,是在每个人记忆里的那一块。所以总是独一无二的。

长大了10倍的我

好像回到了好多年前。我坐着爸爸的自行车走进这个熟悉不过的校门。本以为都是陌生的面孔,迎面冲过来一个女孩子。我一开始有些不明所以,近了才认出来然后好像有放下心来的感觉。她开心地拉着我说给你的礼物放在爸爸办公桌上了,就蹦跳着走了。
好像我是从此刻开始才从这一天里醒来。
今日见到施小姐。我先是站在办公室门口,等待她盯着我5秒钟之后大叫一声妖怪是你啊。我就知道这个小姐依然是当年那个小姐,一点没变。她将我的名头说的好大好优秀,其实确实是不敢当的。当年的那些也再羞于拿出来看,却被她当作宝贝跟一届届学生们讲述的。其实看着身边那些好奇心更多的年轻脸庞,才是觉得何其珍贵。
晚上哥哥推门进来时,在我耳边说的。我便觉得昨日今日其实真有那么大不同。姐妹淘虽是从小就交心,但越来越觉得长大了才算是懂得。并且我明白会是陪伴我整个生命的。
好像轨迹都有些变化。我接受状态转移的能力又变弱了。转移需要的时间变长,于是一天于我来说变得太短。连睡眠都好像在嘲笑我。这样的时候,到底哪一颗星星表现了我,又有哪一颗星星能够帮助我呢。

记录的是北海道 3

前一日是唯一在札幌之外的一泊。函馆好似安静很多。梦里都有浪花拍打的声音。
第四日赶上早班车去大沼公园。半国家公园的样子。
不过有趣的是在公园门口有一家名叫台湾的餐馆,尽管餐馆内依旧还是拉面乌冬面火锅啤酒等日式餐饮。而确实有不少来自台湾的旅行团来这里包场吃饭。
再坐上JR去洞爷湖。没有在洞爷湖泡温泉是最错误的决定,不过待到冬日再过来应该更好。最后回札幌。不过更爱的是这一路。一瓶札幌啤酒,一盒大沼特产。看片休息再看一路美景。
回到札幌后坐了楼顶的摩天轮。这个摩天轮太小了,和横滨,台场抑或大阪港的没法比。沿路寻觅到了一家烤肉放题店,决定无所顾忌一回。正巧这家店还有各式国旗的桌子,选了个好座位,拿掉棒国国旗,换上五星红旗。放题吃到撑。再去看了札幌电视塔,虽然有些山寨东京塔。不过灯光无比美丽。塔下也是啤酒节的一个小分场。还有一幅描述札幌电视塔的图片甚是可爱。

最后一日。上午在北海道大学,确实当即决定要过来读博士。这实在是座美丽的校园,虽然不那么干净,有一些灰尘或落叶。走到北区后面的观光媒体学院时还比较生态环境。但感觉很亲切。在情报科学研究科大楼里兜来兜去,即使穿着简单的女孩子笑容都好看。没有在早大校园里那种身边都是精致的女大学生,只有我土里土气每日在教室与研究室两点一线生活的感觉。
北大博物馆很好。大野池很美。拿了入学案内,以一种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心情。吃过北大食堂,走到札幌站坐JR去小樽。半小时即到,略去此处遭遇的电面若干。
小樽的美在于细节,这不是一座一眼望去就到处是美景的城市。但是是你每一处都能发掘美好的细节。运河边是各式表情的人,有一对韩国人让我给他们照相。小樽港很安静,让人在烦躁的心情下也能平缓下来。物产店各式制品们的精致丰富让我们迟迟留恋差点赶不上回东京的飞机。
最后忍住了没有买玻璃制品,忍不住买了挂件。没有顾得上晚饭就坐上特快线赶回札幌,取了行李再奔赴新千岁机场。回到东京已是深夜11点多。巴士居然20分钟就到了葛西,路边的24小时吉野家们都是加班归来的西装男。

回到东京的感觉其实一下子会变得很空洞。虽然还是后来关西回来的时候感觉比较深刻。空洞和麻木导致除了整理照片以外不想做任何事情,甚至都迟迟没有准备赴港回国的行李。好像我还是从一种状态到另一个状态的适应太延迟吗。我本以为确实已经训练得很好了。
或许已经不在叙述那样的状态了。恋爱的犀牛中杜拉斯的话。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确实是很可笑的。可是也是很无奈的。

记录的是北海道 2

第二日。早起赶去富良野的巴士,接近中午才到。下车后发现阳光强烈,本以为维持在27度左右的天气不需要太阳眼镜与防晒霜。车站是有爱的「愛される富良野駅」。在案内所拿了うまいもの地図之后确定去一家咖喱蛋包饭。
小小的店面居然生意兴隆还需要等位。有爱的咖喱蛋包饭套餐还包括小食和富良野牛奶,太喜欢这家精致的店与精致的食物了。
坐上ノコッロ号列车。这是一辆只有一列车厢的火车。红漆墙木板椅,车厢顶布满了向日葵。还有一张精致的乘车证明书。这是我大爱富良野的地方。细小处都会做的精致让人舒心。一路上的田野与天空让我停不下快门。可是无论如何调颜色也调不出当时的美丽。
到达薰衣草花田站,这是个童话式的车站。这条绵延的铁轨让我拍成了这次北海道之旅最美丽的一张相片。去富田花田的路上还路过一片向日葵。花田太美,美不胜收。花田里还有辛勤劳动的人民。薰衣草周边商品琳琅。我忍不住买了全套香水。薰衣草冰淇淋也是可爱之物。登上森之舍,眺望美瑛的十岳连峰,真是壮丽的景象。
再搭乘这辆列车到达美瑛。这是个静谧的小镇。但真的太精致了。案内所里的周边产物美丽得让人惊讶。从明信片到书签,都是我爱之物。处女座心思恨不得收齐全套。
离开美瑛去旭川。遇上铁轨远处的晚霞。夜晚的旭川有点城堡式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在旭川拉面名不虚传了一下,就坐上回札幌的巴士。假若下次再去富良野美瑛,一定安排两日行程。

第三日。目的是函馆,并且拖着所有的行李前往。
札幌到函馆的特急列车贵得抵得上一个礼拜的伙食。但是咬咬牙,收获的是整整三小时的无敌海景。让我彻底爱上这沿线的风景与铁路的感觉。触手可及的就是海,或者那是太平洋。
函馆这座城市很小,走到海的一头却要很久。路途中还需要经过一大片惊心动魄的墓地。于是果然海的尽头人不多。见过太多的海,都是沙滩边的海。应该是第一次见山边的海。浪花拍打山石的声音,和海鸟的叫声让人心醉。海面泛起的五彩阳光,一点都不刺眼。
夜晚坐缆车上函馆山顶。世界三大夜景之一也可以让我拍成明信片的样子。在天台逗留了很久,没有三脚架,不够专业都没有关系,只是景色已经太迷人。配合函馆式浓烈一些的啤酒就太美好。
这座北海道最南端的城市。我很喜爱函馆。

你说的话我都没忘。

陪你到世界的终结

这是一个让我完全热爱的棉花糖。有些羞涩,不够老练,现场气氛一般。却是毫不保留的,完全贴近我的棉花糖。没有一个歌手或者乐队能够让我觉得深呼吸时都是向上的气味。MAO是个不错的Livehouse。如果在我们站的位置有吧台座就更好了。吧台座在左边,视野不够好,吧台上面的屏幕还在放陈小春版韦小宝。我录下了从头到晚的每一分钟,小心避开相机的快门声和我们摇摆着和着的声音。
你说再见王子中唯一一首情歌时圣哲弹起的前奏,怎么说呢。我用长焦拍下你最后唱2375时流下的泪水。那个唱幸福的花最后一段唱得很动人的女孩。在我的nano里,按照播放次数排列,第一名是再见王子。在天平山等待缆车的时候,听猜的是你的每一首歌。
最让人惊喜的是最后安可时分,你故作惊讶地听到人群中的呼唤十年一刻的声音,然后就唱了起来。没看过前一日麻雀瓦舍的歌单,十年一刻如流水一般清新舒适。接着是下个星期去英国和无眠。这是这次Live我收获的最大最美好的惊喜,你怎么就能唱出他们两个人的歌曲。仿佛是太知晓我的喜好,让我觉得即使不去北京不去杭州也能值得了。
陪你到世界的终结,就算到了都要在你的身边。

Page 20 of 182« First...10...1819202122...30405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