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北海道下雪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尽管北海道那么美,却还是望而却步。
上海的天气也开始冬天了起来,阳光底下就很温暖,阴暗处就寒冷无比。今天难得在几天阴雨之后有了阳光,似乎明天就要继续阴雨。我讨厌这样的天气,每次秋天都那么短暂一下子就要进入漫长无边的冬天。我回到朝北房间的寝室就开始找衣服穿,才11月初,似乎这个冬天会变得很艰难。
前段时间蜗居的时候觉得应该出去走走,其实那段时间天气不错。除了周末我没有吃过正常的饭,没有任何娱乐活动包括看电影唱歌逛街。只有偶尔和一帮朋友一起吃饭聊天调戏土波八卦一些喜欢的人讨厌的人。在这最后一年里面,其实我们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反复地说,好像要把这四年或者七年通通说完整一遍才好。而现在在外面跑了却还是喜欢蜗居。也许是因为冬天吧可恶的冬天。又或许是我极度地缺乏自我的时间。
昨天的网络传播课上,老师分析了FFC(Face to Face Communicaition)和CMC(Computer Mediated Communication),听着听着我感觉特别绝望。我这样一个社会临场感极弱的人,又有太多的不确定,我不需要弱关系因为我的弱关系已经太多。我需要一个切切实实的存在。老师在阐述理论的原句是,人类并非不能通过计算机媒介传播来发展近距离的亲密关系,只是需要时间。而时间于我是极度匮乏的东西,所以我的人际关系在减速甚至停止发展。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我还是赞成障碍观的,但是我却又希望自己能有足够的自由和足够的时间,然后让解放观来充满我的生活。
我喜欢那样的生活状态。我只是厌恶孤独的忙碌,我讨厌朝九晚五我想变成没有朝加上无尽的黑夜。处女座确实有在时间与品质上的极度要求,让我自己都觉得可怕。比如我非要自己看完所有的语法和词汇书,最好能训练好听解和读解再去做真题,但是我现在觉得我看不完了于是没有时间做真题了,再于是我要考不出了考不出了。然而焦躁过后我却还是在看语法书,我就是这样强迫症。
这个冬天我需要有多少的温暖,才能足以独自生存。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分析了很多。你劝了我很久。我像模像样地摆出各种我可以坚持的理由。
然而最后你丢下一句,你不是真正的快乐。让我一下子全部崩塌。在那一瞬间,我又失去了所有的动力和勇气。
为什么失去了,还要被惩罚呢。现在开始我再也不敢听这首歌了。本来的那种痛还不是那么深刻。

你是对的。我选择退出。

November Night

在每个11月的第一篇日志,几乎都是这个标题。我非常非常爱这首歌。听它的时候,会感觉自己在不同的场景游移。但是都是熟悉的,却是很痛的。
在换了模板之后,我突然觉得,我爱黑色胜过白色。我并不是特别喜欢换好的这个。
感觉到一种力量叫做离心力。让我很难过。人类仿佛一定要让自己无能为力无可奈何的时候,才承认眼下才是自己的生活。这算不算是一种自残。
为什么生活要变成这样,在这阴雨持续的天气里,我看着雨水溅起弄脏了我裤子,于是还要想回去洗干净洗得香喷喷的再让自己心情变得好起来。这又算不算一种变态。
曾经有人对我说,在你面前让我感觉自己像只没了刺的刺猬,非常脆弱无力,弱点一览无遗。然而我越来越缺乏这样的能力,也许是因为我越来越局限,你有多少层的外壳,我也穿上多少层。我不想去击破你,因为我只是害怕最后其实最痛的是我自己。
所以这个11月,43200分钟,我需要精确到分钟来计划我的生活。非常非常的想念你。Leave me dancing, in November night。

November Night – Groove Coverage

秋天

已经多久没有透过气。和谁说话都是沉重。
唯有那么几个时刻,能够让我掉泪。我宁愿我掉泪。平静让我恐惧。
其实我最怀念东区门口的拥抱。现在的我们为什么一直畏缩不前。现在的我们为什么不再抬头看看就算会被人耻笑。我突然感到自己其实并不了解多少。突然感到自己又在重复老毛病了。

你可曾知道曾经那些让我幸福的时刻,它们轻轻地出现。并不是现在的脸上没有笑容,就不再重现。
我却要每次都在获得那些可怜的归属感的时候,就要挥手。几年以后我们的伤感也是如此相同。是不是成长中缺少了这些就失去了意义。

两年前,我爱上的校园和许下的誓言。
一直觉得不停地往前走往前走会累,不知道原来一直在原地等着也会疲惫。

again

2006-05-19。
2008-10-10。

我觉得一切就是如此。我这次不会再自己去问结果。
两年多以来,我觉得自己变了很多。然而一切就是那样地重复着。似乎就是故意的。甚至一样的是,我没有说完,我觉得我无法去表达。日文和中文的双重匮乏。我一下子由紧张变为了沮丧。

然而我不能再像两年多以前那样,拿起电话说你能过来一下吗,然后你就过来了。然后我在圆缘园里对着你哭了很久,你回去的时候早已过了大一的小破寝室的关门时间。
今天。我一个人走了很多路。我甚至都无法拿起电话。你在哪里呢。

我只是想念漫吧早晨出门,清新的略带点凉的空气。和第一个走进食堂,等待热腾腾的早饭。

It Came upon a Midnight Clear

左右两路。沉默相对。时至今日。念念不忘。

九月

这个九月就要过去。有那么多一段时间我就是在反复地奔跑和忙碌中,似乎逐渐忘记了自己到底该去做什么。在这短暂的过程中其实有很多思想的转折。主动去接受与获知,或者被动地得到,其实都不一定是纯粹的好事或者坏事。
其实比较难受的时候希望有人能敲一敲我的脑袋。或者spark同学突然冒出来和我说话会比较开心。又或者习惯了需要走很久的路,需要花费大段的时间。就这样一直走着,也能心情平静。
也许我,永远无法从爱里毕业。
忘却不如想念。天气渐凉,更需暖心。

久违

今天和你聊了那么久,让我觉得无比快乐。其实在你打给我这个电话之前,我差不多就要放弃。那一刻我有点从沉溺的漩涡中解脱的感觉。三年那么快,转眼我们好像兜了好几个圈以后在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地方说话。我们都好像变了调调的口头习惯,听起来也是那么亲切。
我永远记得两年前的夏天,在13号楼下,你红了的双眼,我手足无措的安慰。第二天早晨你的短信,尽管只有那么七个字,至今仍然保存在我手机已存短信的第一条。我甚至有些愧疚在这两年里我没能做到让你觉得骄傲,没能做到那天你那么期许和信任的眼神。直到现在,我带着这些不完整和胆怯,你却依然热情地欢迎我帮助我。在这条我一个人走的路上,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和支持。
对于你我永远充满感激。09年的第一天。新婚幸福。

昨天我对疙瘩说我不希望时间那么快,我希望是长久的四年和七年,或者会有十年吗。或者更长久。好像无法抓住长久的我只能依靠这样来弥补。暂时也只好这样了,至少我在努力在与你在一起。这片大地。
今天的音乐是Avril的When You’re Gone。我在夕阳西下的国权路邯郸路口落泪。
When you’re gone. The pieces of my heart are missing you.

中秋

回家的一路很有趣。出门时是烈日,我戴着在台场买的那顶帽子。二号线到静安寺地铁站出来,滂沱大雨,我双手拎着的都是我的生日礼物,我就在静安寺的下沉广场一下子失去方向。然而顾不了那么多又一路冲至南京西路尽头,湿淋淋地奔上正在开向我的车。车上的空调让我连打了几个喷嚏,抱着的sheepet的绳子褪色在我白色的裙子上。
多么可笑,大雨冲刷掉我手臂上的安耐晒,像眼泪一样带着香味流下来。等到我看掉一集加长版Code Blue,我已经到家,下车后又是烈日当头。而我当作雨伞的帽子还湿漉漉的,手臂上被吹干的安耐晒不知道是不是被洗去。
回到家我问妈妈,这里刚刚下过雨吗。妈妈说没有。
今天查了成绩。没到900,就是换算成PBT没到600。让我去撞墙吧,让我归咎于考场那个不该见到的人吧。不过我也不care了,一个月以后再说。虽然在24号之前还要交计划书和很多材料,我一直在想值不值得。就如同今天早上,不过不能多想啦。妈妈拍着我的小脑袋说,你总是想太多。
恩,要一心一意。
晚饭以后看着报纸头版谈家桢教授百年华诞的庆典,小叶昨天都忙着迎接外宾去了。我累得在沙发上睡过去了,还不时抖了几下,妈妈又坐在旁边拍拍我。为了叫我起来,妈妈还捏住我的鼻子,呜呜。
晚上终于还是看到月亮。花好月圆。为了心中的心愿,一定要过好每一天。

Page 20 of 101« First...10...1819202122...30405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