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月底

宣布我的感冒正式进入收工阶段。
上一周感冒恢复期,我觉得我像真空了一样。这一周过得毫无知觉。
转眼11月就要到来。相比9月这个10月过得特别没心没肺,对自己对别人都不好。大概是整个人都为了忙院庆吧。而真的校友返校那一天大家都很快乐很幸福我却离开了。
这个秋天特别冷特别冷,我买了厚厚的大衣来抵御冷冷的风。其实想想还是很孤独的。
不知道自己欠下的债以及养成的强迫症习惯是不是能够改变。状态一点也不好。
唯一庆幸的是由于上周的病似乎瘦了几斤,可是冬天了我又要把自己包成一个球了。
至今我还是觉得寒冷是我人生中一大敌。
还在10月我就说这话是不是太没志气了。等到12月和来年1月,我是不是会死掉?

在院庆特刊的首页写了几句话,那一版除此以外只有老大的字。最近这类的序言感言之类的东西写得太多了。没了感觉。只是我很用心地去做这期院庆特刊,特别是1278四个版,也就是基本随了我的意愿的四个版面。我由此非常痛心中间的3456被糟蹋,尽管我的美编们彻夜排版,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稍稍改动一下就来问我意见。我一方面比较感动比较高兴,另一方面却还在担心自己是不是把过多的要求给了他们因此才反复地询问我的意见征得我的同意。
anyway,在迟到了一个小时日语课之后,我彻底把院庆特刊放手了出去。不过昨晚八点多的时候印刷厂电话来问我版面的编号是否应该是左双右单,我忽略了36版的顺序。得到确认之后他说能够帮我调一下现在还没开印,我非常感激,这是印刷厂第一次向我询问。我一直认为他们是拿去什么板子就开印的,尤其是在这次这么重要的一期上。看来是全世界都在帮我不希望有遗憾。
从日语课回来我就无敌地病倒了。一切就是在昏头昏脑地忙碌完整个院庆与我有关的事务上。事实上我已经许久不感冒了,对于过去基本上两个月要感冒一次的我来说这一年的记录非常好。而这一次来得特别凶猛,好像是要削弱我无敌小强的决心。
而在这巨大感冒发烧头晕的冲击下,我只是一下子堵塞了感觉。没有味觉嗅觉,听觉也减弱,其他感觉都将要消失。所以周末的时候我们在沃尔玛南区以及后门的水果摊买的众多鲜美食物我通通感受不到。我有些心痛地看着他们感觉无味。我之前假设的这一周我也许可能会因为什么原因而扔掉所有的事情用来休息,真的灵验。我以后再也不乌鸦嘴了。
看着冰糖葫芦融化,像是花的凋零。
我事实上是个不感到安全的人。对于改过自新重新再来我向来是不能拒绝却又耿耿于怀放不下心。而唯有我感受到我的手心无比滚烫而我的双脚无比冰冷的现在,我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叫我自己。
一直一直以来,我都忘记了她。而谁又一直记得。

旅途

感觉离开它很久。
起初埋怨它一直要更新升级,打开网页缓慢,模板就那么几个。而我依然最爱它。写过MSNspace,写过xiaonei日志,BBS上也YC了一篇又一篇,而当我一个人的时候,还是它在陪伴着我。陪伴着我的,还有我的年华。
在xiaonei换了在七都时拍的照片作为头像。于是牵扯出一大片记忆。
关于出行那两天。其实完全是为记忆而去。
坐去湖州的长途车。记忆中一路都是金色的。我还唱着歌。我吃了很多很多的早饭。多得我一直到下午都不觉得饿。
在南浔下车的时候我睁不开眼睛。我被过于裸露的阳光和汽车的鸣声刺激得一言不发。在这条318国道上,我曾经在一个大雨倾盆的夜晚被丢弃,那时候我尽管很无助,但是已经忘记了哭泣。我默默地等待着,等待着有坏人把我掳走,也等待好人的救赎。
阳光过于强烈。在南浔的过程中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感觉。我准备好的是和周庄朱家角同样的古镇样式,一条小河两边是水上的人家,有很多的游人,有很多的小吃。可是南浔更多的是有些颓丧的砖瓦。吃的东西也找不到几样特别的,除了后来忘记买回来的浔酒。在御酒坊品尝那些米酒的时候,想起的是奶奶做酒酿的香味。我的小时候,就是喜欢挖着酒酿吃。
不过后来在一家人家吃到的午饭还是不错的,一个叫绣花巾的蔬菜,和油闷茄子,加上事先在易初莲花买的鸡腿。汗,由于没有在早饭时候解决掉几个,所以多得吃撑了。
而我兴趣最大的其实是想接近水面打水漂。呵呵,上次大家都教我这叫打水漂,因为我当时翻译成了削水片,还被说了上海话很地道。技术当然是大不如前了,能漂上个七八个已经不错,也没有出现过沉入水底很久再漂出来的奇迹画面。然而我依旧乐此不疲,水乡古镇一条条的河流,我也一路沿途玩耍。
然而终究是老了,走到下午三点多就累了。我们回了旅馆。然而开着电视机,却还是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白天的劳累,还有前一天的睡眠不足。于是,我竟然一直睡到了晚上八点。期间虽然醒过来数次,被某人骚扰嘲笑,但是依旧什么都不顾地继续睡。当时的念头是想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的,后来还是屈服于自己的肚子。后来我们出门吃了麻辣烫,南浔的麻辣烫也不一样,hoho,挺有趣的。
小镇的夜晚我倒是有了兴趣。兴趣不在于小镇有多热闹或者特别,而在于它的安静。这种安静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记忆,我觉得我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应该是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或许还被爸爸背着,或者坐在爸爸的老爷车前。然后在安静的小镇走着,有狭窄的河滩,安静的河水,冰凉的栏杆。我有些疑惑地记得以前晚上是要打手电的,然后长大了一些之后,在我回家的那条路上装起了彩灯,于是从黑暗到光亮特别不习惯。总之那一路我仔细地嗅着周围的味道,努力搜索着记忆。
再次回到旅馆之后,我们便一边嚼着石榴,一边看着浪漫满屋渐渐睡去。
第二天吃到了最爱的早餐芝士蛋堡。然后坐上了南浔至七都的公交车,我又一次吃了很多很多的早饭。这次后来证明是失误了,因为午饭11点不到就开吃了T.T
公交车没有开多久就开出南浔了,就这样轻易地从浙江到江苏。然后看到了熟悉的七都镇的石头。
四年了。四年前的那七天我在这片土地上感受到了那么纯真的快乐。我才体会到那时候我很喜欢的一个新概念作家叫尹珊珊,她的获奖作品叫纯快乐物语,写的就是学农。
四年前的2003年11月1-7日。我们住进了亨通集团的民工宿舍。不过有约百来人住不下,所以苦了5班和8班,住进了七都中学的大教室里打地铺。如今已经四年了,小镇有了些变化。亨通集团越来越好了。而我奇迹般的记住了四年前在这里留下的画面,于是在看到七都中学的时候,兴奋地跳下了车。
进入七都镇之后我就开始努力搜索与记忆中相符的画面。
从七都中学开始,还是那几个字,还是那座筹集资金的纪念碑,还是那个最后一天开过会给小樱生日礼物的大礼堂。七都中学对面在建造诸多娱乐设施,其中还瞥见了pizzahut,一阵欣喜。后来我很自信地沿着那条河边的小路,走到了后面一条路上,寻找那年我们的民工宿舍。
一开始我以为民工宿舍不在了,毕竟四年了,可是后来在亨通集团员工之家的小区里看到了那几幢熟悉的楼。虽然旁边是更豪华的居民楼,但是那几幢白色的小楼依然还在那里。我兴奋地走进小区,看到那片我们排队吃饭的篮球场,那个周萍说苍蝇像黑珍珠一样的食堂。还有我去了我住的那间房间,6409。在阳台上我们正好可以看着楼下的男生们打篮球,记得那次去亨通集团参观走了两万五千里长征,回来他们还要比赛。我们累得不能动弹,却发现他们已然在楼下开打。在宣传栏那里看到了复旦附中高二学农专栏。不过是去年2006年的,从我们那届是第一届开始算,是第三届。从民工宿舍出来,我还奇迹般地走到了那个我们开年级大会的七都影剧院。
关于七都的记忆就是如此神奇,一点一滴都深刻地铭记。
我们在民工宿舍对面的上岛咖啡午饭,本来是想找那家我写学农报告的茶楼的。我想大概就是这个位置,换了上岛了吧。不过这个上岛也不是正宗的,东西不是很好吃,也不能刷卡消费。不过因为人少,安静的感觉还不错,除了隔几个位子有几个抽烟的男人。
饭后我们就想去坐快艇,但是没有其他游人一起前往。呜呜,最后不舍地离开了太湖。直接去了苏州。去苏州的一路上也不是很顺利,有车祸堵了车,到了吴江客运中心的时候还换了辆不舒服的车。
到了苏州之后感觉又立刻不一样了起来。苏州人很多,地更大。但是似乎比较浪费。店面都非常大且重复。从汽车站到观前街的一路上还是蛮好看的。有几个不错的园子。到了观前之后,虽然是步行街,但是和南京路的感觉不一样。听north说要去美食一条街。可是旁边的小弄堂没有逛多少,又事先已经在汽车站的KFC吃过东西。苏州的美食也只吃了一点臭豆腐,吃到了一根糖葫芦还是很好吃的。
说到KFC,在苏州的时候已经被这家人家给吓怕了。到处是KFC,看得都有点倒胃口。走过观前之后我们就去了苏州火车站。而这么大的火车站却设施不是很好。在观前错过了想吃的甜玉米,本来想到火车站来吃的。可是大失所望,火车站吃的地方依然只有KFC。快崩溃了。
由于不能改签到前面一班的火车,所以最后我们还是坐晚上将近10点的火车回上海。
回到这个熟悉的城市,我知道自己土生土长隶属于它。只有它的气味与我相近,于是想起在异乡夜晚的街道,你和我缓缓地走过,我跳着蹦着讲述我脑袋中的想法,我打量着路边的人是小镇的人还是游客,这一切,都仿佛像是昨日的梦魇。
回到上海之后迎来的就是每一年中最期待的一天。看天空的这一天。天空中有美好绽放。
也是因为一年前的这一天,因为天空中的那些色彩和瞬间绽放,让我们的手牵在一起,就再没有分开过。也许很多时候是我在想象,但是我也自认为梦境很美好。
我爱烟花。和烟花绽放的天空。我相信它和我写作是一样的,有思想有感情。而看客,也能看到自己的心灵。世纪公园的烟花节每年都有,我也似乎就如此心安理得。而在从世纪公园出来的路上,我再一次买了一串糖葫芦吃的时候,却发现它不如前一天晚上在观前买的好吃了。
到底,是什么改变了呢。
在院庆的忙碌间隙我难得有时间拥有一个人的空间。我想我给了我亲爱的博客。最贴心的爱人。
而我似乎一直在等待中。等到某一时刻的到来,似乎我能够获得救赎。然而,被期限逼近的感觉,却是另外一种折磨。
生活就是如此,它也许在悄悄中就已经改变。有时候你不能翻出过去的记忆,只会发现过去那么爱你的人,已经悄悄地躲在了你的身后。
不能转过身去,时间不给你任何机会。就只能这么流泪。

时光

最近因为院庆的关系,忙得我死去加上活来。
某次深夜做完院庆展板之后发demo给CYjj,然后第二天早上她默认我在寝室睡觉。而其实我去上课了,多么伟大的我啊。而且我去上课的时候其实也是不停地在改排版。
望着上面的日期是两位数两位数,然后是不是就要变成2008年。日子怎么就这么飞快。叹气。我就在加速地变老。
欠着的要写的东西很多。要纪念一段一段日子的。过去。只是觉得与那些日子距离要越来越远了。怕记录不了更多。心痛却又无可奈何。
所以最近经常隔着好多天没有更新。其实计划是应该有很多篇长文。皑皑。
我到底该珍惜什么放弃什么。不是很明了。只知道不想自己后悔。所以,太累,太累了。

我把20岁扔了

删短信时误删了生日时的所有短信祝福。
把20岁的生日蜡烛丢进垃圾桶。
20岁之前的模样,被停滞在了某一天。
从那以后,我不知道我已变成了什么年纪。

败鞋

每个人都有梦想。
不管是我看特奥开幕式的时候,还是看着我的好友卿卿兴奋地记录着她在特奥的一点一滴。又或者是,我在一笔一画地写下几个日语单词。我们的身后始终有无限的空间,看不到尽头的。
而我们又何尝不想,成为生活中那最快乐最满足的人呢。
今天出去腐败了一下。主要目的是皮鞋。当然在太平洋百货底楼那么多的皮鞋专柜,显然是少不了要败上几双的。只是每次败鞋妈妈都会说我,因为我的那双脚总是那么让人心疼,加上在节前的某天被华佗路边的某宝蓝色车车开车门的时候把我撞倒了,于是一块大大的红色淤血。后来败了一双细巧的小白色凉鞋,和一双黑色的达芙妮皮鞋。秋装没有怎么兜,感觉没有特别耀眼的,也没有特别想要的,大概是我秋装都比较齐了,就是把很久以前就喜欢的一件T.EN的绿色小衬衫买了回来,正好特价。然后其实我想尝试一下不同风格的,比如一件VERO MODA的衬衫,不过新品比较贵要500+,然后不知道自己转换风格了能不能穿得好看。sigh,想到这里感觉女人的衣橱永远也不会觉得满。
昨天我破天荒12点不到就睡了,然后睡了整整12个小时,睡到吃午饭。但是依旧在醒来之后脑袋昏沉,我始终不是很明白这一点是为什么。
关于阅读。现在我也许只能看看连岳的xl的文,我连静下心来看悦然的誓鸟都不得安分。
换一种思路,我想看看概率统计的课本也变得困难。天,我要怎么办。
有时候想想我们的欲望真的简单明了得可怕。那么直接,却从来不直接地说出。
人类都是这样的么。sigh。

十月

终于回到家休息。发现自己需要的是无止境的睡眠。在家就会不停地不停地睡。
九月终于过去。这个九月感觉很厚重。说安宁不安宁都行。总之我过得比较累。所以只有这几天可以松懈下来,回头望望。回到学校之后又要回到那种状态了。
发工资了,感觉像查考试结束在家查urp一样。但是这仅仅是短期的愉悦,是给自己施加压力。
所以要安静下来继续努力。
好好做恐怖的功课。看书写字。读喜欢的语言。听喜欢的老师讲课。做喜欢的工作。娱乐的时候,希望能去想去的地方,身边有心爱的人陪伴。不必担心我身后堆着的越来越高的任务。
最后第二天我一边遍历着我是否把假期前所有的deadline都消灭了,一边游离般地坐上校车回本部,5点的校车。一般来说我讨厌5点的校车,有好几次我没有赶上4点的校车我就忿忿地不回去了。因为不愿多浪费一倍的时间在红灯,在堵车之间。而那天我在终于确认了我应该没有什么重要的未完成的deadline了之后,疲惫之下我会选择坐5点的校车。因为5点的杨浦大桥总是很堵,我能够在上面睡上一觉,到6点左右的时候能够到邯郸。然后去买喜欢吃的手工寿司,去听这学期最喜欢的一门课,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听了没几分钟,就开始后悔前两次因为在做lab或者在公司加班而错过了这位真诚的老师的讲课。他在课的一开始没有说其他知识点,却给我们讲了生命的可贵,因为他的生活中最近刚消逝了几个重要的人,真诚的言语中我被触动。而后又在讲课中说了他最近回到自己的故乡长沙,那个现在成为了著名娱乐场所的城市,和一些过去的同学好友聚会,遇见过去小时候很铁的哥们,在聊天之余,那位哥们兴致很高地带他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去玩,而到了那个地方才发现是个声色场所。
其实我觉得,在学校这个地方呆久了的这种中青年教师,在出了学校,也许就和我们学生一样单纯,一样对一些很社会的东西感到讶异和无奈。就像那天晚上在北区发生的暴力事件,研版上几百人的愤怒,现场几百人的正义。
在对未来的人不知能否确定之前,我依旧游离地坐上139换轻轨,坐到火车站北广场。从那个出口出来的一路上,我有些模糊,眼前的这些路曾经那么熟悉,现在依旧没有多大的变化。我走过了四年的路。在这个尘土飞扬的北广场,我遇到过很多不同的人,有可怜的人,也有不良企图的人。我等过很久的车,也互相拥挤过,也被小偷偷过这辈子我丢的第一个钱包。而在这些时光过去很久的这一天,当你拉着我的手,一步一步地走在这些平方米上,我仿佛又和它产生了另一种感情。
只是那个时候,我无暇对麦当劳甜品屋,糖炒栗子等等一切产生兴奋,我的心里始终揣揣不安。我在你心里,永远也不是那么重要。这让我始终觉得是我无可奈何而又终止不了的悲伤。我们买了4号一早去南浔的车票,是第一号和第二号座位。不知道会不会到时候那一班车就我们两个人。
最后一天的时候,挣扎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去公司。我对于last day的概念非常模糊了。对SAP Labs仿佛没有离开的感觉。恩,这是不错的感觉吧。我以后还会回来的。我是这么对ark说的。我只要写一份小小总结就好。我没有其他情绪。
把MSN的nick改掉之后,已经有好多人来问我,然后感叹一番怀念一番羡慕一番。恩,很多地方我们离开了还是会回去的。只要我们愿意。所以我宁愿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宁愿联络过去的老朋友。对太陌生的人和地,轻微恐惧。
去看了老大的blog,因为那边不能匿名留言所以我决定写在这里,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
看过你的描述真的很心疼,以至于看到最后那几条仅存的美好的时候,尽管那么渺小,但还是觉得深刻的感动,起码,还是有温暖的,让我宽慰了许多。那个你还在北京的晚上,头一次在那么晚的MSN上还看到你的名字,你随意的几句埋怨和发泄其实不过是你生活的无奈。你说你要放弃,要离开,然后开始重新寻找。而在现在充斥着浮躁和喧闹的job hunting的道路上,我只能一路祝福你,能够找到真正开心的生活。

明月几时有

中秋节,被分裂成几种人。
去DOW IT Apprentice Program面试的时候,可以感受到明显的压力下的进步。
1点半到2点第一轮,第一个房间,四个人对我一个人,两个老外交替着问我,除了关于我自己的一些问题,self-introduction,在SAP Labs China的internship的经历这些之外,大多是问一些在team中怎么解决困难,解决与team其他member之间的disagreement等之类的问题。也领教到了DOW著名的example面试法。几乎每个这样的问题都会让你举一个具体的example出来。而我挖空心思总是不知所云。越到后来越想不出,头脑一片空白的时候,越希望自己能化成蒸汽。
2点到2点半第二轮,第二个房间。依旧是四个人对我一个人,两个老外交替着问,差不多的问题。我后来知道是每一类都有一套题的,然后挑一套问。而且和我之前看到的IT center的internship和fulltime的面试题都差不多。看来IT center都用这套。这一次明显感觉比上一轮好很多,尽管基本上中间没啥喘气的机会,一两分钟吧。这一轮的问题我基本上没有出现过停滞空白,举的example尽管还是不怎么好,但是起码还能顺利地说下来。特别是问到我,如果有一件事,我做起来didn’t enjoy,but makes the team successful,我会不会愿意去做and怎么去做。然后又是让我举一个example。这个example我还想了会,挺紧张的,想的时候四双眼镜都盯着我,然后我很土地说了一个布置dormitory的例子,汗。我说为了某些节日要布置dormitory,然后我不是很enjoy,但是可以makes the other roommates happy,所以我会愿意去做。然后老外问了我一句,were the other people really happy? 然后众人和善地笑了起来,额,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笑,他说,that’s the very point。我额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如果我做好了他人肯定会happy的啦,然后他突然睁大眼镜看着我说,Good,That’s very good!我虽然有些小惊讶,但是还是和其他人一起笑了起来。
所以第二轮我明显感到好很多,起码在我观察他们的表情来看。皑皑,果然是我处女英文面,第一次果然不行啊。从震旦大厦出来了之后已经是两点半多了,走回陆家嘴地铁站,坐回张江,一路上我想了很久这个问题,就是我自己并不喜欢的一件事如果能够让整个team成功以及让team里的其他成员获得快乐,我是不是会尽我所能地去做。我这样的回答,其实真的是按照我原本心里的想法来的,而获得了老外的称赞,我是想是不是因为他们尤其赞赏这样的性格呢。
有的时候我们并不能如意地挑选自己喜欢的事来做,但是能让他人快乐,我觉得也是值得的吧。特别,如果是你重视的人,是对你来说重要的人。
回到学校惊魄未定,就去布置晚上的中秋晚会了。在操场,铺4*4张一次性桌布,洒满了吃的喝的,乐器,灯光,音乐,全部到位了之后晚会就开始了。我除了跑来跑去拍几张照片,其他时间还是融入进了晚会里,很happy的。最后依旧是解套的游戏,汗,这个游戏当初班委讨论的时候我提议说是中秋晚会的保留节目,象征着团圆吧。结果晚上最后的那一个套,解了两个小时。解的我脚都站不住了,手臂都被撕扯掉了一般。
夜晚明月当空,走回寝室的时候,想一年一个轮回么。我们很多时候希望有意义的事情一年都要纪念一次,俗称纪念日。所以10月6号看烟花成了不可抗拒的一项纪念。其实当我坐在凉风习习的草坪上,后来我拨弄着同学的放着2000多首歌的ipod,挑了寂寞在唱歌放了出来。我突然觉得我好像这一年都没有听过这首歌了,真的是一年了,以前的blog过一阶段就会把这首歌拿出来做BGM。这难道是因为我这一年都不寂寞么,也许是的吧。那为什么在明月照着我,我双脚支地,头顶不到苍天的时候,我却挑了这首歌出来呢,难道是因为这个时候我很寂寞么。于是有些遗憾今年的中秋晚会不能作为纪念了,一年以前的场景虽说不清道不明,但是还是深深地印在了记忆里。况且一年前的中秋,就是烟花那一晚。不知道最后能作为纪念的是不是越来越少然后没有呢。
九月还有最后几天,还有很tough的事情要去完成。月圆之夜,不知寂寞不知感伤。任何时刻,都要当成最普通以及最重要的时刻去过。

忆七都

天终于阴沉了。恐慌了一晚的台风。
雨要来了风要来了。其实我最烦的也不过是衣服和鞋子要湿掉很不爽。其他,有什么好怕的呢。
今天是A1S产品发布的日子,也是韦帕台风登录上海的日子。A1S的诞生就要注定了风雨兼程么。好吧。但愿晚上的party可以开心。
上周比较low,日子过得比较拖延。相比第一周的紧张,第二周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延后了。也许是因为生日吧。而第三周,今天才第三天,就感觉天天在还债。所以许多deadline积攒起来,现在还债还掉大部分了。生活比较tough,心情比较紧张。只不过一件一件过掉,心里不再那么压抑吧。不过发现自己有了轻微的失眠。每天都要两点半多才能睡着。早上头都很沉重。
每个人都有获得和失去。所以无需计较。我想我不是一个贪心的人。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个守住我自己所有一点其他的想法都没有的卑微弱小的人。
恩。现在一直在想十一去哪里玩。想了一圈,还是想去四年前的那个11月,七天在七都的生活。我觉得我总是走不出我自己给自己的限制,不愿意去尝试新的,宁愿把熟悉的东西一次又一次过一遍。
我想去看看七都这个小镇,附中在那里有个学农实践基地。我们去过的七都影剧院,小小的非常破旧。我们住的民工宿舍,当时看起来还不错的。我还记得我是409。还有拍过照片的七都中学,在那旁边买的一个漂亮的nemo玩具,而且非常便宜。在那里给小樱买的生日礼物。去之前被周萍叮嘱不要带很多钱,因为那里有钱也用不掉,事实证明宿舍门口的那家华联超市被我们采购得一空再空,我们几乎没什么东西吃,又不会随身带,只好去超市买。结果我们连连叫穷。还有宿舍附近的一个茶楼,我和我的小组的member们在那里写完了我们的学农报告。至于我们去哪里学农,皑皑,我现在已经不记得那个什么工厂了,只记得是个钢铁工厂之类的,我还带上桔黄色的工厂里的金属帽子,抱着nemo拍了一张又一张的傻照片。还有我们站在阳台上看楼下男生们打篮球,我们在楼下的水泥地上坐着吃晚饭。现在想起来很搞笑的,每天表现最好的一个班级最先吃饭,有一天我们班被排到了最后,恨得牙咬咬。很多同学在三天的调查里面抽了一天去旁边的古镇南浔玩了一圈,我们原本打算去同里的,也不远,但是后来还是在茶楼里度过了写报告的一天。当然最开心的一天就是周萍让我们去太湖中间的三山岛玩了一天。三山岛那时候还没有怎么被开发过,岛上都是最淳朴的农民,没有很商业化的旅游团体。我们爬山也是爬着最原始的山,没有人造出来的那些阶梯的,有几个地方还是挺危险的。虽然那次没出什么事故,但是后来我们的党总支书记周萍同志还是被批评了,从下一届06届开始就无法享受游三山岛的美好政策了。我们真是幸福啊。三山岛上有很多的桔子树,有大片的芦苇荡。早晨起来的时候还很冷,穿了很多衣服。11月的天气,到了中午爬到山顶,实在是热得受不了,我还记得我弱弱地躲到一个小卖部的仓库里面脱衣服,汗。还有来回三山岛的时候坐的快艇,一定要做人少的那种。人多的大船是坐在船舱里的,感受不到太湖睡眠上的风和湖水。只有做小船,你可以用手接触到湖面和船飞速前进时划出的浪花,互相打闹嬉戏,甚是开心。还记得晚上和Jaywen还有几个同学一起到附近的一个地方喝酒,最后一个晚上计划着怎么通宵但是老师们都查得很严。我们不得已后来憋到四点多钟去太湖边看日出,啊哈结果我发现那里是很好的一个削水片的地方。我不知道这三个字是不是应该这么写,小时候在天恩桥下,哥哥姐姐教我玩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也练就了一定的技术,哈哈。现在已然,好多好多年没有玩过了,好怀念啊。
记忆中这些好像从来不曾磨灭,尽管我知道有很多已经消失了。但是当今天我再想起来的时候,一开始去查了查发现南浔属浙江,而七都属江苏,我懵了起来。难道是我记错了古镇名么,还是吴江旁边也有一个小镇也叫南浔。这个疑问搞了我很长时间,终于在coco同学的认同下我不再怀疑自己的记忆力了。原来七都和南浔就是那么神奇地相邻着。
突然写着写着,这些就全部冒了出来。回忆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当时走的时候我们都说,以后一定还会再来七都看看,甚至有的人泪流满面地说让自己的孩子以后也读复旦附中,然后在高二的时候再来七都学农。现在想来,当初的一言一语现在记得的未必很多,但是感动甚是丰满。假若这次有幸,在四年后回去看一看,一定把这些感动找回来。

Page 30 of 101« First...1020...2829303132...40506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