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take a sad song just to turn it around。

【後來我寫了一首歌給爸爸,錄下了demo,這樣放給他聽。】

小時候,我們的城市像郊外,我們的腳步很輕快。
當時天空很藍,心很小,路很寬。
長大後,我們的存在像塵埃,我們的距離被拉開。
有時相處很難,想很多,話很短。

我要爬上你的肩膀,我要眺望你的遠窗。
我忘了問,什麼樣的倔強,讓我們不說一句真心話。
我要長成你的翅膀,我要拂去你的滄桑。
我忘了說,心裡面的願望,始終是要你的肯定啊。
從你溫柔眼眶,綻放。

【我相信,今天他一定裝上了翅膀。來到現場,聽我唱歌。】

這時候,我們的心變得柔軟,放下了父子的身段。
知道時間太晚,不要躲,不要散。

我要爬上你的肩膀,我要眺望你的遠窗。
我忘了問,什麼樣的倔強,讓我們不說一句真心話。
我要長成你的翅膀,我要拂去你的滄桑。
我忘了說,心裡面的願望,始終是要你的肯定啊。
從你溫柔眼眶,綻放。

我要爬上你的肩膀,我要眺望你的遠窗。
我忘了問,什麼樣的倔強,讓我們不說一句真心話。
我要長成你的翅膀,我要拂去你的滄桑。
我忘了說,當我仔細回想,腦海最珍貴的一幅畫。
是你載著我,叮嚀我,要我抓牢你身旁。
安心在你背後,飛翔。

記憶中,我們的一切,隨著你老去的臉,成為永遠。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不會消失的身影。
但是,某些忘不了的記憶,卻永遠在心中。
我跟家凱最大的遺憾,都是爸爸因為生病,從來沒有看過我們的演唱會。
我們的生命中,一定有很多捨不得卻得離開的人。
當我們抬起頭,看見星星。
就會想起所有思念的人。】

2012.03.04 台北小巨蛋。
2012.07.28 上海梅賽德斯-奔馳文化中心。
2012.07.29 上海梅賽德斯-奔馳文化中心。

温柔的叹息

睡了整整一天之后,开始打开电脑写上周没写完的新西兰某客户的report。睡到头晕呕吐,不知是甲醛还是玉米的味道所致。
我经常质疑自己是长期缺乏睡眠还是一下子睡眠过度。失眠与缺眠。

久逢知己,已是466天。距上次还是去年311地震之后我逃亡加州的那次。
周五他在橙色雷电预警的夜晚降落。那时候我捂着嘴的笑脸其实有些异样的情绪。猜测什么的却也没有必要。暴雨倾盆,都听不到周围的人声。
第二日便见面的喜悦。一整日累到胜过酒精的作用。礼物是你知道我爱的黑巧。虽然我又挑剔美国人的包装就是不够精致,里面的巧克力们被互相挤压也没有小包装可以随身携带。最后不忘拍一个脑残照。
所谓知己,闺蜜,这些名头是多无所谓。心存欢喜,挂念,温暖与付出。愿意就是一切。时光皆是证明。
久光地下的地铁通道看到的ANA的广告,虽然粗糙,但是如此怀念。
假如时光倒退然后重叠,那些微凉的夜里黄红色的居酒屋,就是过于安静的夜里便利店也是适合的。只不过现在,再没有我说出门就坐上电车,就可以到达你的面前。也不是说过去找你,就可以拖起拖鞋踢踏出走。
终电一直在追赶。却也没有一次感到时光太久。或者担心赶不上。年轻有追求一切的资格,过期不候。

许久没有过过上海夏日的夜晚宁静也喧噪。适合冰冷过肠的酒精。适合大笑。适合微微汗水的闪亮脸庞。
还有气味。却逐渐成为我断定心境与合拍程度的标准。

不该是沉默

订下了机票。明明像是回家。却仿佛比以往几年中任何一次旅程都要让我心情复杂。察觉就连货币单位也换了,仿佛也成了可笑的事。
在这样一个转变中,在无数个转变中,我依然要说服自己。
面对这些时间以来无数人的疑问,我把这一理由说得越来越纯熟,纯熟到仿佛我自己都这样坚信了。然而那一刻我终于忍不住。只有在水里的时候流泪,才能让泪水溶解,让哭泣声溶解。

我希望我们是吴青峰焦安溥,是李大仁程又青。你是一面镜子,让我看见藏在最里面的,自己都看不清的自己。是揭了伤疤撒了盐,然后再抱抱我的人。
否则,我会觉得这一辈子再没有意义去遇到什么人。还谈什么分享,谈什么理解,谈什么共度人生。
一辈子,有多少真心话是以玩笑的方式说了出去。所以那么久了,我愿意相信那是真的。

仿佛又过了好久。我们的步调却总是不一致。
还记得高中时看过学姐苏德的那篇小说。我说等一等,可等一等就连袖子也拉不到了。

许久不听黄美珍的声音,伍佰写给她的那支歌,依然这么疼。

说再见不难

宜兰前几天又地震了。在脸书上看到台湾的朋友说台风季节又开始了。下了夸张的大雨,放了台风假。然后看到一段话,婉容,不介意我摘取过来吧。

「媽媽說,彰化沒下甚麼雨。
是啊,通常她是一片很安靜的平原,多數天災只輕輕掃過,小時候我曾經很羨慕別的縣市可以放颱風假,彰小孩只有看著教室窗外發呆的份,但現在我很安心家人生活在天候劇變的邊緣。
因為天賜的良好地理條件,那裡的人們很多都是看天吃飯,所謂的農業縣。當經濟的定義置於金錢貨幣上時,農業縣就等於貧窮縣,所以我們一票票選出的民意代表總是怕大家餓著肚子而誓願把唯一本錢的土地河川海洋出售。人家財團不想來,縣長立委還硬要賣吵著要賣先賣了再找買家,真寧願他們像過去十幾年一樣跑跑喜喪拍拍照握握手,也不要太積極為我們謀福利。
我很想念跟招潮蟹遊戲的那片濕地,還沒變成黑色的海,飆著腳踏車採龍眼,偶爾踩著田埂上學,鄰居在建築工地上養的黑山羊,摘來扮家家酒的野生小紅果。
我終於知道為甚麼那個洞是甚麼,回不去的童年光景太過絢爛耀眼,因此再怎麼活都只剩下永恆的欠落。」

我们忍受这个社会,不是为了有一天可以成为隐忍超人。是期待有一天可以有一个温暖的地方,不需要太光芒耀眼。可以有一些烦恼,但不需要太在意。可以自然地遇见心爱的人,可以与他畅谈人生,从童年到现在,每一个记得的细节,欢乐与痛楚。
第一次在地铁上眼冒金星头皮发麻,马上就要摔倒下来。等待下一站的每一秒都是万分煎熬,我似乎感受到一股不亚于去年3月11日那一个时刻的绝望。那个时候我是在想,如果我就倒在了这个人来人往冰冷的车厢里,你会不会带我到达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坐了很久的地铁,始终没有落幕。青春总有人来接替。
你说,处女座是一个多么让人讨厌的星座。很久没有喝酒的第二天,照例的太阳穴疼。不想回复的一些邮件。父亲节的父亲又一年送考回来。此时窗外的雨也突然大了起来,你是否还记得那一天也是大雨,已过了十年。

幸好我们还能热泪盈眶

其实每天心里都有一只小人在提醒着我这一句话,已经此去月余了。已不能坐在原来的那一处港湾阳光下写博客。离开了那一个临海14楼的房间,左手是落地窗的那一个位置,我写不出来。在穿越城市的生活里,在很少踏进久违了好多年却甲醛尚且还未全部散去的房间里,我写不出来。
说实话,那是让人难过的。
难过的并不是我回到了5年前的这里。回到了这个还未入夏便蚊虫肆虐的城市角落。然而,即便是这样,我也依然觉得这是多好的一份礼物。
人的一生如果沿着一条路走到了底,便缺少了人生起伏中各种可能,喜悦、软弱、悲伤的许多时刻。只是唯一我觉得亏欠你的,是我该怎样来得及向你描述这一路的沿途风景。而回到这里其实也是好的,大多数的新人和极少的旧人,大多数的改变和极少的残留。这也足够驱走我所有的胆怯,给我足够大的内心里无视那些细小的低贱的尘埃。人长得越大,思维定势越强烈。进入一个行业,对它的习惯性看法也越多。然而只要还有那一些熟悉尚且残留,我也避免了向其它人解释自己。

整理了所有高中的物件,包括所有的试卷、笔记、手写稿、信件。每一件看起来都是电子世界里找不到的那一份琐碎而却字字留下痕迹。现在看来,有好多好多的未完成,时间是那么那么短暂,为了心中所坚持的那一份也许不切实际,必然要放弃许多世俗眼中的重心。这一个性格仿佛也一直没有改变过。现在想来虽然觉得自己也许可以把握得更好,也许可以获得更多的东西,或者起码,可以丢失更少的东西。然而,许多都是为了年少必须付出的代价。
那时候,大开本的长条手稿纸,是最亲切的手边物。占据了大量的时间,然而我却可以这样相信这些时间是最宝贵。现在看来那厚厚一叠,写成了一个流水般的年少时候的我。要谢谢那些时候,与我一起浪费时间的你们,只要有那样一个时刻你们也曾热泪盈眶过。写满了的化学笔记,没有做完的试卷,在岁月里它们将会永远保持这样。时光造就风格,这几年,越来越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自己的喜好也极少再会改变。
终于在丢弃的那一刻流下眼泪来。一切与过去有关的时光重新连接起来。亲爱的,你也许是我年岁里一直维系的元素。在我的心里,你一直没有老去,你年轻英俊,沉默少言。如果你觉得孤独,只能说你留下了太多独白。

此去经年

处女座强迫症最近在整理收拾房间打包行李,什么破铜烂铁都喜欢留着的女女要做到该扔的扔是绝不容易的事。但其实最强迫想做完的是把笔记整理完。于是还剩下没几天,家里地板上依然摆着大小箱子,再大的房间也需要绕行走路。强迫症与拖延症晚期,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然后竟然一时起了念头用了几个晚上的时间看了一部很老的琼瑶剧回来再开始做宜兰花莲的旅行功课,突然之间有了时代穿越的感觉。让我不能以一个21世纪新青年的普通心态来计划这次旅行。我分不清楚是时代过去了还是我老了。我们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十几岁的少年了,不是那个思想活动可以细致脆弱欢喜与伤悲的年少了。可是,现在越长越大充斥在脑海中的事情越来越复杂,固然美好的景致也越来越多,可是真正停驻下来的又能是什么,是谁呢。唯一清楚的是强迫症似乎也总能被强迫在情感上,让人与人之间没有猜疑与遗憾,始终是理想。
的确转了一个眼一年过去了。又一次买了半打机票,还把其中一个航班定在了3月11日14时46分的9分钟之后。完整地合上这一页,这一年就该这样保存下来。这一年大约也是我预支了的2012。一个朋友和我说她已经买好了2012年12月回家的机票,世界末日的时候总要和家人在一起。我觉得很有意思也很有道理,在我看来我已拥有最好的时光最好的景致和最好的爱,一切都刚好,结束或开始都已无所谓。
近日失眠也依旧没有好转,好在冬日渐要过去,白日也越来越长。还有说实话,那个标题我也记不清了,是不是此去经年。

过冬

又是一个冬季,在每天极其短暂却非常非常温暖的明媚阳光中迅速地过去。一年很快地过去了,我改变了决定,又改变了决定了的决定。一切都显得那样突然而又那样自然。
依旧持续着一个月要飞一次的旅程。旅程本身于我来说已经不是那样刻意,当你遇见一些令人感动的瞬间的时候,它甚至可以替代整个旅程的意义。在喜欢的机场一个人走来走去的时候,能感受到自己属于这个世界,属于连接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天空。只有天空是绵延不绝的,比人情更长。
一年前的圣诞节,在纽约的大雪里沿着第五大道走着,雪打在脸上都看不清交通灯。从零下20度回到零上的东京,那时真觉得东京是如此温暖。现在的我却也已经不能想象一年前的我是如此抗冻。想必那时候还很瘦的我,是经历了这一场冻战之后,在知己姐妹所有亲爱的人周围幸福得养了一身肉。我仍是如此怀念那一个冬天和你们在一起。
一年后的这个冬季,看东京塔与彩虹大桥的色彩变幻。有了月9的前奏,圣诞夜的东京塔真的是有爱心的。新年在我飞回这个城市的时候,东京塔上亮着2012。这个精致的城市,再美轮美奂的时刻也要过去。
除夕夜,和几个朋友在东大的宿舍包饺子看春晚。对于一个南方人来说,从没有除夕吃饺子的习惯,可是这几年在国外却无一例外地遵循着这个“中国人的习惯”。看到微博上有人说,春晚的观众群体好像是中年的北方人,年轻的南方人有很多东西真心看不懂。于是这也是一个就算春晚之前的那半个小时的新闻联播,也足够让人兴奋一阵子的晚上,大家围着数涛哥和宝宝的镜头各有多少分钟。一个烧了一锅红烧肉的男生,一会儿一锅肉就被大家抢完了。他说那我出门再买肉回来再烧一锅吧。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夜晚,我赶上了最后一班回家的电车,在回家的寒风里平静地送走本命年。没有什么是特殊的。但是足够让人感动。
在这两年多里,你会不经意地考虑冰箱里还剩一个鸡蛋或者一个土豆。会考虑许多你也许原本不会考虑的事情。也许会嘲笑一些人,包括过去的自己,曾以为一点小事就觉得天要塌了。迅速成长的可怕愈来愈强烈。并且你还在不断地觉得时间不够,精力不足。会感受到更多价值观上的不同,我们每个人都何其渺小,沉默越来越没有价值,但开口说话却越来越累,一直到了连思考都觉得累的地步。于是生活变得越来越简单,然而并不代表遭遇的事会越来越少。这样一个反向的比例,偶尔会让人沮丧。
我终于交出了最后的答卷。我再也不去打开那一本厚厚的论文,作为一个强迫症严重的处女座,凡是在里面发现任何单词语法甚至是排版上的错误都会让我浑身难受。就让所有的喜悦与后悔都关起来,然后离开。
若不是眼泪落下来,我不知如何证明爱。

孤独患者

从关西回来之后还没来得及回味我亲爱的奈良,就开始每天楼上睡觉楼下自习室的生活。大阪的那个小雨的潮湿夜晚,若是场景置换到上海一定不会被怀疑。每次到达奈良,都是在突然降温的天气里阳光温暖,心里是要泛滥起多少暖色艳阳的记忆。

直到11月的最后一天精算了EMS的时间交了材料,把自己和老板都逼疯了。那天早晨出门惊觉自己一夜未眠之后的脸孔。在东京站恍恍惚惚看到一个logo,怕自己这一次的不留后路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自那之后失眠越来越严重,已经到了不得不爬去银座找fancl店买gaba的程度。
在银座见到圣诞的气氛比任何时候都要热烈,MIKIMOTO门前的珍珠圣诞树闪闪发亮,Apple Store橱窗里挂着的巨型iPad有一个圣诞老人在屏幕里和你facetime。12月的台场每周六晚上都会有烟火演出,那时候和妈妈来台场海滨公园摆各种pose的那颗爱心,也有了圣诞特别的illumination。我正在期待圣诞的那几天,彩虹大桥的灯光会变成彩色的。每天4点半就已经要日落,而安静的东京塔,是否是和日落时间同时亮起。海面上一边夕阳灿烂,一边挂起明晃晃的月亮。昨日月全食,在海面上看到的月亮好像离我特别近,耀眼美好。这个实则不算太冷,却自觉比往常还要冷的冬日,好像多多少少我还是缺了份勇气。

不知道距离上次写日志有多久,每天顾不上计划,能做多少就是多少。怕自己忘记,断断续续地记下要做的事情已经越来越长。只是等待,等到买得到来年4月份开始的手帐,是否也能开启一段新的生活。而记下的这些事情,也才能有了正式开启的归宿。我甚至从有些期待到了焦躁地期待,这是要如何舍得拿起与放下,才可获得的心情。
于是这又是一个既期待周末,却又期待周一可以有邮件收的日子。睡了很久很久醒来,又一次发现许多变化。不要说你们一个个惊讶的表情,我自己定是最吃惊的人。不过,竟然没有意识到多年没有坐过的这条地铁线,竟然已经延长到了那么远的地方。是的,我必须放下所有的不舍和假设,告诉自己,我很期待,期待回到这里。必须确信自己兜兜转转了一大圈之后,能找到最好的自己。

再看了一遍那些年的DVD版,六本木那个大场子里的感动完全不见,也难怪有那么多人觉得书比电影更好了。于是好庆幸自己能有那么一个半小时。作为一只处女座,不把一点点的细节拼凑完整才能满意的强迫症行为,让我觉得许多东西就是太弥足珍贵。
比如像,我不唱声嘶力竭的情歌,不表示没有心碎的时刻,这样的歌词,低俗得恰好,恰好就适合像白开水般得直接而果断地唱出来。

rainbow way

每天回家的路上特别喜欢坐上ゆりかもめ之后静静等待这条独特的海鸥线从终点站出发。只要不是周末,车上总不会有太多人,况且深夜时间也基本上都是离开台场的人,与我方向相反。所以之前遇到过一个日本女孩子,问我住哪里之后惊讶道,诶?台场?那里是可以住人的吗?

新橋是银座的尽头。于是我最喜欢的那等待出发的几分钟,就可以从车窗望出去,看到沿着中央通一路灯火璀璨的银座。前天晚上下了雨,车窗上均匀分布的水珠之后映衬出的银座,竟有了看似移轴的惊艳效果。
新橋与汐留两站之间相差不足百米,汐留的大手企业建筑群里集合了太多我的偏爱包括ANA本社,美国建筑家Kevin Roche设计。最个性的Dentsu本社大楼由法国建筑家Jean Nouvel设计,从某个角度看上去就像是一面墙。英国建筑家Richard George Rogers设计的日本电视台大楼前醒目的大时钟是宮崎駿设计的。共同通信社的Media Tower和紧邻着的SHISEIDO本社大楼因为离列车比较近,都能隐约看到里面工作的人和各种会议室的样子,很是有趣。
接着再坐两站便是日の出,当季富士电视台的三部日剧都会在车窗正对的地方贴出巨幅海报。现在贴着的是当季月9剧香里奈和吉高由里子的私が恋愛できない理由,以及北川景子和樱井翔的謎解きはディナーのあとで,还有一部就忽略了。
过了芝浦ふ頭,就要经过长长的一段彩虹大桥。自9月30日节电结束之后,彩虹大桥终于重新开灯了,让不少9月份来的朋友遗憾了一把。这一段要在上彩虹大桥前绕一个完美的弧度再缓缓地上桥,好像就是要给你一个享受美景的过程。从引桥到大桥,整个轨道都与机动车道相邻,好像都没有在轨道上的感觉。应该说这一段路的风景是最美的了,
过了彩虹大桥就是お台場海浜公園,是个游客聚集的著名景点了。浪漫的海滨公园有一个极为袖珍的沙滩,不过晚上人不是很多,更有自由女神像+彩虹大桥+东京塔制造出纽约+三藩+东京的穿越效果。富士电视台大楼也成了热门的游览去处。
过了海滨公园与日航hotel、Aqua City的台場駅,下一站就是船の科学館。每天回家的终点。这里有个巨大的停车场,经常周末会有各种车展。有个日本未来科学馆和船的科学馆,最近公开展出的是南极探测船“宗谷”,看南极大陆的人们都熟悉。往前走几步便是居住的TIEC東京国際交流館了。四大幢最高有14层的高楼前的阵阵妖风,经常给我带来几年前深夜回张江的感觉。

这是一段读你千遍也不厌倦的归程。每天回家的路上可以获得的美景,足以让我感谢每一天坚持在这里生活的意义。

Page 5 of 101« First...34567...102030...Last »